如何打造中国文化IP?程武:深耕细分、表达内涵、创新协作

更新日期:2018-09-26
娱乐独角兽

  

“虽然我们文化产品的总量增长很快,时不时也会有优秀的作品出现,但是必须承认,如果和文化产业发达的国家相比,我们还非常缺少真正具备国际影响力的文化IP。”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

 

对于互联网内容平台而言,现在文娱产业已经进入到一个新阶段——头部IP成为流量收割的保证,IP成为内容生产、舆论发酵、资本落地等各环节的推助器,内容产业疯长的背后IP却成为快销品,生命力逐渐流失——平台方意识到了竭泽而渔带来的危机,它们试图生产新时代的文化IP,并重构一条生态链,让流量自然化,各产业之间敞开怀抱,延续IP更长久的价值。

 

在2018年上海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构建影视产业链条,打造中国文化符号”分论坛上,程武感叹,好莱坞制造出了超级英雄、阿凡达这样具备时代色彩的文化IP,并且将IP影响力扩展全球,以全球电影大概6%的数量,占据全球8成左右的电影放映时间;日本将ACG文化发挥到极致,让游戏IP马里奥代表国家象征出现在里约奥运闭幕式上——中国也需要具备文化承载力与象征性的文化IP,为文娱产业注入新血。

  

今年4月,程武在2018腾讯UP新文创生态大会上正式提出“新文创”理念,希望更系统地关注IP的文化价值构建,塑造以IP为核心的良性循环。这或许是腾讯影业为文娱产业提供的一条新思路。

 

中国功夫、熊猫、孙悟空、武侠……

新时代,中国如何开输出新的文化符号?

 

说到中国文化,你能想到的文化符号有哪些?

 

“和英国的电影工作者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对中国电影的文化符号就是功夫电影,就是李小龙,就是成龙。” 导演黄建新说。中国功夫电影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从服装、道具、动作、包括想象力,这是中国文化独有的电影特色。

 (著名导演、编剧、制片人黄建新)

 

影视制作人柴智屏说到了偶像剧,“欧洲人知道台湾有偶像剧,说明偶像剧也是一种文化。新的电影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传播的文化。”

 

“ 熊猫。”陆川导演提到,“在给迪士尼建立印象中国的时候,我最不想选的就是熊猫,但是导演说不选熊猫的话,这个片子就拍不下来了,熊猫一定是中国的一个形象。”

 (著名导演、编剧陆川)

 

2017年由迪士尼出品、陆川导演的自然类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国内票房达到6500万,北美票房近1400万美金。而在这之前,有过北美发行经验的业内人士推断这部作品票房可能只有20万美元,结局是出人意料的,“美国的主流社会对中国是有好奇心的。”

 

阅文集团总裁吴文辉提到了另一个经典符号,“从小到大对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孙悟空,中国独有的文化符号。这是未来最大的财富之一,无论是在中国的市场,还是全球的市场上,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

 

程武则从文化类别中找到了更为宏观的符号,“我觉得中国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会想到金庸先生,外国人基本没有武侠的说法。”腾讯影业今年也推出了几部武侠作品,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影》,风格表达中带有中国水墨画的形式,蕴藏着中国的哲学思辨,改编自古龙小说的电视剧《欢乐英雄》,用“新文创”的思路拍出年轻人喜欢的武侠喜剧,还有头部剧集《庆余年》,剧集将中国五千年的思想浓缩成一幅幅画面,呈现着中国文化,包括服饰、道具、诗词等。

  

这个问题牵扯出了中国文化中经典,但似乎暴露出了国内文化产业的现状,经典IP支撑着文娱产业的繁荣,但属于互联网时代的文化IP尚未诞生。流量内容的刺激下,国内各类流行符号大量产生,但这些符号不具备生命力,出现一段时间后就被信息大潮覆盖,真正形成文化符号、具备国际象征意义并经得起时间冲刷的依旧是功夫、熊猫、孙悟空这类IP符号代表,国内缺乏新时代的文化IP。

 

“这些年中国新时代的文化符号,还是比较的少,相对欧美在这二三十年创造的新IP文化形象,中国新时代的IP文化符号,到现在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出现,如果中国文化未来要继续不断的走向全球,除了挖掘传统的文化,还要符合新时代一些新的文化符号出来。”吴文辉说。

 

这是文娱产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新文创的思路则在试图打破困局。如何打造新文化IP,程武以新文创思路提出了具体的方案,“首先,继续深耕每个文创的细分领域,打造在市场上站得住的产品,我觉得获得市场和获得观众的认可是一个重要的基础;第二,在创作过程中,我更加自觉关注文化内涵的表达和存在,这一点决定着IP的生命力;第三,要形成新的协作机制,在文创各个领域之间,在多个文化主体之间实现深度的连接和融合的共生。”

 

这条思路是将文化产业整体化,共同实现IP影响力扩容的提升,不再将不同文化领域的作品孤立地割裂开来,而是在文学电影、在动漫、影视剧、游戏,周边和主题乐园等各产业寻找共通、共融和共生的方式,协作共生,构建出真正具有代表性的民族的文化IP。

 

IP与原创之间的关系:

优秀的改编,尊重IP内容并尊重行业规则

 

新文创思路是符合当下文娱产业发展的,2017年中国泛娱乐产业创造的核心产值超过5千亿元,在中国数字经济中的比重已经超过五分之一。IP流量内容成为行业的主旋律,头部IP具备衍生影视、游戏、动漫等泛娱乐产业链的能力,但是产业之间存在壁垒,个体化的IP内容并未达成真正的互融共生,相对孤立。

 

产业协作是需要攻克的难题,另一个难题则是如何把握原创内容与IP内容之间的平衡——“影视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影视是一种最具有大众基础的文化载体,在整个IP的塑造过程中,它所产生的作用是巨大的。“程武说。——这将问题具体化,影视改编中原创与IP之间的关系。

 

陆川强调了原创的重要性,“IP要转化成影视的时候,我认为要符合一些改变的规律,就是首先要提纯,然后浓度要加上来,要把符合世界潮流的三观加进去,同时符合影视和创造的规律,表现的规律。所以这是一整套的东西,不能偏废。不能说几百亿就是一个伟大的电影,或者是一个伟大的作品。”

 

这一点与新文创的理念不谋而合,重视IP原生内容,也尊重行业规则,这也是程武坚持的原则。“IP是各自的领域用户产生的认同,但同时要尊重行业的规律,一定要有优秀的编剧,优秀的导演,制片,才有可能做出一部好的作品。这个理念不仅适用于文学改编成影视,包括文学改编成游戏、动漫等所有领域。有改编非常成功的游戏,也有改编不成功的游戏,也有原创成功的游戏和原创不成功的游戏,这个就是要客观和均衡的来看,而不是一窝蜂的看,我们腾讯的理念是同时注重原创及IP的改编,但是我们希望是优秀的改编,而不是急于变现的改编。”

 

2018年腾讯UP大会上,腾讯影业推出了包括“时代旋律”、“东方故事”、“次元破壁”、“中国科幻”、“国际探索”等5个文化维度, 打造更多元的中国文化IP。“基于新文创生态,影视业务作为大众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除了实现产业价值,同时需要承载起更大的文化价值。”彼时程武在发布上提到。

  

而如何承载起文化价值,论坛上程武给出了回答,“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专业,需要建立自己的专业壁垒,我们有编审团队,希望建立人员体系,包括建立自己的宣发能力以及跨产业链打通的能力,只有有了这些专业能力才能跟合作伙伴一起更好的沟通合作。 腾讯一直在讲连接,我们在讲开放,我们希望是开放的平台。”

 

除了平台基础,还需要内容生产者的耐心与匠心,“我感受到不管我们有资本、IP、系统、游戏、动漫、影视等,但真正要把作品做出来,需要最优秀的创意,但是这些创意的产生者就是人才。我想做的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才,跟腾讯连接起来,我们一起打造更多更好的作品。”

 

这是国内互联网内容平台流露出的真心,在互联网化的工业革命里,在新的互联网文化和艺术结合过程中,所有人都一心虔诚。

  


END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