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施美人计,都不曾俘获贾宝玉的真心,薛宝钗清誉荡然无存

更新日期:2018-10-04
珍爱红楼梦

珍爱红楼梦

每天一场解说,伴你轻松读红楼


宝钗老是说香菱呆,其实,她自己才真够呆吧。贾宝玉第一次去梨香院探望她,在室内都和薛姨妈唠叨半天了,她没发觉;后来,贾宝玉又掀开宝钗房门上的布帘子,跨了一步进去,薛宝钗还是没有发现。贾宝玉也就有机会静静地打量她几秒,看她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盘,眼如水杏。宝玉轻轻地问候了一声,宝钗这才抬头看见了贾宝玉。

而同样的,王夫人却机敏多了。那次,周瑞家的也是来到了梨香院,先是和薛宝钗在屋内絮叨,但是王夫人却听得清楚明白,果断喊出了周瑞家的。

但是,年纪轻轻的薛宝钗果真就这么耳背笨拙吗?连门上都只有布帘子,隔音效果那么不好,她都闻不到宝玉的声息吗?

显然不是,小红和坠儿在屋里窃窃私语的话,深处户外的她都能够很快地察觉到,在她们家她却察觉不到,显然是有意装呆了。她当是藏愚守拙,有意让自己安静地在那里待着,有意让自己贤淑动人的样子,在房间里形成一幅画面,深深地映入贾宝玉的眼帘。真是抖音上那些女孩子看到男神来了,有意做作出来的心机,几百年前的薛宝钗就能运用自如了。

但是,美好又怎是装得出来的呢?

接下来,薛宝钗“礼尚往来”,也把贾宝玉上下打量一番,行注目礼。只是,薛宝钗眼光移动到那通灵宝玉上,就打住了。那才是她关注的核心,她也开门见山,开口就要看贾宝玉的那玉。

这一看,她一开始伪装出的淑女形象,立马就崩坍了一半。因为,后开口的莺儿都知道了,贾宝玉那玉与她宝钗金锁的蹊跷,薛宝钗她又怎么不知道呢?她只不过是跟莺儿演双簧罢了。事关男女婚配,而且就是自己,薛宝钗都如此的奔放,这在古代,可谓是大的禁忌。

只不过,这在宝钗心目中算不了什么吧。后来,贾宝玉要看她的金锁,她更是假装被缠不过,一面跟着宝玉说话,一面句当着宝玉的面,大胆地解开自己衣服上的排口,掏出金锁给宝玉看,也就更是有损她刚才表现出的淑女的形象吧。这里,当就可以看做是薛宝钗对贾宝玉的第一次露骨的暗示了。她也不知道让贾宝玉回避一下,自己取出来,整理好了衣服,再给宝玉看。

面对这次露骨的暗示,贾宝玉虽与袭人有过云雨情,却丝毫没有动心,而是转移话题,谈到了薛宝钗冷香丸。

紧接着,羞笼红麝串,薛宝钗明知羞,却依然刻意为之。

薛宝钗体态丰盈,作者说她要将那红麝串取下来给宝玉看,是不好容易才退下来的。可见,薛宝钗笼上去的时候,也自是费了一番力气。没办法,谁叫那是贵妃送的,又只有她和宝玉有呢。不笼也得笼了。也算是情有可原。

但是,笼上去都费力,贾宝玉要看,她取下来的时候,是不是就该想到一些尴尬的问题呢?只见她的呆的特点又发了,她就那么样在宝玉面前卷起袖子,露出了肌肤,长时间的操作,也不知道躲避一下,害得贾宝玉都想入非非。这当是薛宝钗对于贾宝玉的第二次露骨的暗示了。现代社会看来没什么,但是薛宝钗却是在实实在在地糟蹋着自己的形象。

后来,林黛玉一番讽刺,薛宝钗也就只好装傻问呆雁在哪里。其实,她和贾宝玉都是呆雁。只是不同的是,贾宝玉虽想入非非,心底里依然只是想着林黛玉。

第三次暗示,当时人们经常讨论的,她或自觉或不自觉中,坐在宝玉的床上,为宝玉绣内衣了。这一次,薛宝钗再次呆得十足,丝毫没有觉得她做的一切没有什么不妥的样子。她非宝玉家人,绣内衣不妥,一下子就坐了宝玉的床上,就更是不妥了。

而且贾宝玉就在床上睡觉,在大大咧咧的史湘云看来都十分无语。

这样的露骨的暗示,薛宝钗自己不觉得亵渎了自己作为一个女儿该有的圣洁,有损于自己的清誉,但是贾宝玉却觉得十分不当,连忙骂自己该死,说自己亵渎了宝姐姐的清白。薛宝钗的这次示爱,也就是再次自取其辱了。

这样,薛宝钗虽然经过三次露骨的暗示,三施美人计,却依然没有俘获贾宝玉的真心,而她的清誉却荡然无存,这真是她作为一个女儿的悲哀。再怎么看,她都配不上“山中高士”这一称谓,也丝毫不见她的“晶莹”。


反观黛玉,贾宝玉要闻她袖子里的香味,她的袖子虽被贾宝玉偷袭扯了过去,使劲地闻了一闻,但是,黛玉却连忙用力拽了回来。只有黛玉的质本洁来还洁去,才是对她纯洁的真实赞誉。

喜欢此文,请长按二维码

识别关注:珍爱红楼梦


欢迎多多点赞、留言、分享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