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粪业的闲话

更新日期:2018-09-26
张鸣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粪业,粪业的从业者,都是挣钱的。话说从前有个掏粪的老人,听两个读书人,一边方便,一边争论,一个说,孔孟是一个人,一个说,澹台灭明是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屎拉不出。掏粪的老人仰天长叹:我掏了一辈子的粪,也掏不出你们脑袋里的!

掏粪的老人,在古代的江南一带,只要拥有一个公厕的话,是可以靠这个公厕吃饭的。那时所谓的公厕,所有权都是私人的,但却敞开了供大家使用,唯恐你不去,当然不会收费。而且,自己公厕里的粪尿,所有者要看着点,防止别人偷。在那时,粪便是值钱的,农民成船地买下,可以肥田。很多城市,包括北方的北京,粪业都是挣钱的,钱挣到了政府眼红的程度,民国时期,好些地方的军阀,都想开粪捐,即对粪业收税。不过,那时的粪业,在大城市都会组成联盟,政府即使想征税,也有抗衡能力,实在不行,就罢工,不用多,一个星期下来,城市就臭气熏天吃不消了。

在我小时候,虽然农村已经公有化了,但粪便还是值钱的。至少在上海杭州这样的城市,每天清晨,都会有农民进城来收粪。所以,北方人在这种城市客居,大清早的最好别起床出来,否则,会被熏死。

但是眼下,传统的粪业已经消失了,公厕已经完全变成一项政府搭钱的公共事业。即使是收费厕所,好像盈利也难。政府重视的,公厕就比较多,而且相对干净,政府不重视,或者投入不够多,那么,在城市的大街上你就找不到公厕,找到了也味儿的不得了。

眼下提倡厕所革命,好些城市平常的厕所都没怎么建好,却争着修建星级厕所,一星两星已经不过瘾了,动辄就是四星五星。安徽合肥五座公厕,招标费用74亿,一时间炸了窝,大家议论纷纷。其实,若是五星级厕所,这个价钱也得有。

厕所革命,就一定要比着兴建豪华公厕吗?像有的国家,为了臭显摆,建厕所用黄金做马桶,有必要吗?我觉得,厕所的好坏固然跟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程度相关,但再现代化的厕所,也得有可持续性才好,否则干赔钱,怎么说,都可能难以为继。这里,需要私人的投入。

要吸引私人投入这种公共事业,首先需要重振生态农业,恢复农业生产使用农家肥。这事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用化肥和农药催大的蔬菜水果,不仅不好吃,而且有害。今后的农业的方向,多少得有点返古,不这样,是不行的。其次,公厕可以有广告投放。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个挺合适的投放点,比小区电梯效果还要好。关键,在于厕所要干净,在一个熏得流眼泪的公厕,谁会有心情看广告呢?在这个问题上,需要经营者多花点功夫学习国外的现成经验。

现在我们的城市管理者,本质上都是官僚,对他们来说,上面提倡厕所革命,他们的理解,就是把厕所建成豪华宾馆。和尚嘴不歪,但经却给念成了这样,安着心,要激起民粪,真真匪夷所思。但这也没办法,自古以来,要么不管,只要管,官僚的逻辑,就是这样。星际厕所越多,星级越高,一边是迎合和讨好,一边自家弄钱的机会也越多。从蚊子腿上剥肉,当然也是可以的,但终不及弄头肥牛来得痛快。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