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星河的记忆》Chapter 251

更新日期:2018-09-26
桐华

花园里,烛光摇曳。

一张不大的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摆着两套精美的餐具。

桌上的水晶瓶里插着洛兰小时候最喜欢的白色百合花,颜色皎洁、香气馥郁。洛兰随手拨弄了一下,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喜欢了,不过林坚的确花了心思。

林坚帮洛兰拉开椅子,等洛兰坐好后,他才坐到对面。

因为桌子不大,两人距离很近,能看到对方眼睛中映出的摇曳烛光。

侍者开始一道道上菜,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洛兰实在不擅长和人聊天,经常不知道该说什么。

幸好林坚总是主动提起话题,一直没有让气氛冷场。

“……去奥丁联邦做间谍前,你在哪里?”

“有时候在龙血兵团,有时候在别的星球。”

“做什么?”

“基因研究,帮人做手术,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行动。”

林坚发现,洛兰不管说起什么,都很平淡寻常,似乎真的没什么,可是叶玠给他看的资料不是这样。

这个女人长期披着盔甲作战,已经和盔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因为她有所图,只怕连这些话都不会说。

林坚喝了口酒,直白地说:“你刚刚登基,真的不适合立即对外宣战。而且,最近奥丁联邦没有做任何事,我们突然宣战,师出无名。”

洛兰终于抬起头,正眼看着他:“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服我!”

“距离上一次星际大战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你不觉得奥丁联邦太安静了吗?”

“上一次是两败俱伤,两国都需要休养生息。”

“楚天清有一个秘密实验室,在研制针对人类的基因武器。我担心等奥丁联邦准备好,对我们宣战时,就会是毁灭性的战争。”

“证据?”

“我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没有搜集到证据,都是我的推测。”

“你觉得这样能说服军部和内阁吗?”

“不能。”

林坚看着洛兰,洛兰也看着林坚。

林坚自嘲地笑了笑,“但是,你说服了我。”

洛兰伸出手,“谢谢!”

林坚和她握了握手,洛兰要抽回手时,他却没有放,“一旦宣战,我将要为你死战。”

洛兰平静地问:“你要什么?”

“你。”

“成交。”

林坚无奈,“能换个词吗?”至少听起来不要那么像交易。

“好?”洛兰完全不解风情。

林坚轻轻吻了下她的手背,放开她的手。

“我送陛下回去。”林坚站起来。

洛兰有点意外,本来以为还有饭后活动。

“你不是说我欠了你一支舞吗?”

“不着急,来日方长。”

下午在议政厅开会时,林坚看到她困得打瞌睡。虽然会议是很冗长无聊,可这段时间她也的确缺觉少眠。

————·————·————

林坚送洛兰回到女皇官邸。

洛兰下飞车时,林坚也跟着走下飞车。

“明天见。”洛兰说完就要走。

林坚叫住她,“你就这么走了?”

洛兰疑问地看着他。

林坚走到她面前,“你今天晚上已经接受我的求婚,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

洛兰无奈,像是看着一个要糖吃的小弟弟,“你想怎么样?吻别?”她爽快地仰起脸,一副完全配合的样子。

林坚拥住她,想要吻她的唇,可她的眼睛太过清醒冷静,似乎超脱于红尘之外,波澜不兴。最终,他只是在她脸颊上亲了下,“晚安,早点休息。”

“晚安。”

洛兰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屋子。

林坚暗暗叹了口气。

忽然间,他感觉到什么,抬头看向楼上——小角站在玻璃窗旁,身躯笔直如剑,冷冷地盯着他。

只是一个奴隶而已!林坚淡然地收回目光,进了飞车。

————·————·————

洛兰走进卧室,还没有来得及让智脑开灯,一个人突然从黑暗中蹿出,把她扑倒在地,压到她身上。

洛兰心中一惊,正要拔枪,看到是小角,又放松下来。

她推推他,“别闹了,我很累,想睡觉。”

小角却更加用力地压住她,在她脸颊、脖子上嗅来嗅去、蹭来蹭去,似乎急切地寻求着什么。

洛兰拍他的头,“放开我!”

小角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把她牢牢地抱在怀里,像是怕她会不翼而飞、消失不见。

洛兰忙了一天,已经疲惫不堪,小角却莫名其妙地闹个不停,她一下子被激怒了,又推又打,连踢带蹬,想要从小角身下挣脱。

小角想到刚才从窗户里看到的一幕,喉咙里发出愤怒地呜鸣。他双腿缠住洛兰的腿,阻止她乱踹,一手将洛兰的两只手压在她的头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洛兰束缚得完全动不了。

洛兰不明白小角在发什么疯:“你究竟想干什么?”

小角悲伤愤怒地瞪着洛兰。

他胸膛里好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在一下下扎他的心,又好像有熊熊烈火在焚烧着他的心,他很痛苦、很煎熬,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激烈的情绪像是澎湃的海潮,翻涌在胸膛内,无处可去,越积越多,像是要把他撑破、炸成碎末。

他昂头嘶吼,猛地低头,狠狠一口咬在洛兰裸露的肩膀上。

洛兰痛得惨叫。

她不明白,小角的眼睛没有变红,身体也没有任何异变症状,为什么会突然兽性大发。

小角重重地噬咬,像是要把洛兰嚼碎了,吃进自己身体里,又像是要把自己揉碎了,熔进洛兰身体里。

洛兰拼命挣扎,小角紧缠不放。

两人激烈的肢体纠缠中,鲜血淋漓。

小角的鼻端、唇齿间,全是洛兰的味道。

似乎有什么东西冲破重重迷雾、层层屏障,从心里直冲到大脑,轰然一声炸开,幻化成亿万星辰,照亮他的大脑。

小角抬起头,怔怔地看着洛兰。

他眼前清晰地浮现出一幅画面,就像是突然看到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和洛兰——

她黑发披垂,眉目柔和,穿着白色的长裙子,手里拿着一束捧花,看上去紧张不安,但笑得十分甜美。

他站在她身边,穿着一袭军装,上身是镶嵌着金色肩章和绶带的红色军服,下身是笔挺的黑色军裤,一直面无表情、眼神冷漠,像是很不情愿和洛兰站在一起。

洛兰啪地甩了小角一巴掌。

“你现在没有异变也要吃人吗?”

小角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洛兰雪白肩膀上血淋淋的伤口。

他咬的?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像出现了幻觉,看到一个不像洛兰的洛兰和一个不像他的他。

小角抱歉地低下头,用舌头温柔地舔舐她的伤口。

洛兰狠狠一脚踹开他,“我是人!”有药剂可以喷,不需要野兽的疗伤方式。

————·————·————

洛兰起身去找药。

灯亮的一瞬,她才看到紫宴单腿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她和小角,也不知道他究竟在那里站了多久。

洛兰一身狼狈,凶巴巴地问:“看什么看?没看过人打架吗?”

紫宴一言不发。

洛兰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查看伤口,发现小角咬的还挺深。

她脸色铁青地拿出消毒水,把伤口清洗干净,拿了一片止血带贴在伤口上。

洛兰把染血的裙子脱下,擦去脸上和身上的血迹,换了件干净的家居服。

洛兰走出卫生间,看到小角站在屋子正中间,满身忐忑不安,似乎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紫宴依旧淡漠地立在门口,一副冷眼看戏的样子。

洛兰盯着小角,觉得自己是自作自受。

明知道小角是头猛兽,却把他豢养在家里。他整天无所事事,精力无处发泄,自然会乱咬乱抓。还有紫宴,这种妖孽如果反噬,可不会只在她肩膀上咬一口。

洛兰坐到沙发上,对紫宴说:“我们需要谈一谈。”

小角立即坐到她对面,十分配合的样子。

紫宴依旧靠墙而立,不言不语。

洛兰对紫宴心平气和地说:“楚墨已经知道你还活着,正在全星际追杀你。他不可能任由你活着,整个星际能保障你安全的人只有我。”

紫宴淡笑:“你是建议,我为了不被虎吃,就来投靠你这只狼吗?”

洛兰靠着沙发,长腿交叠,双臂搭在沙发背上,笑看着紫宴:“你又不是羊,怕什么狼呢?”

紫宴讥讽地笑笑,没有吭声。

洛兰说:“我在准备对奥丁联邦宣战。”

紫宴漠不关心:“你不会指望我们帮你吧?”

“楚墨和左丘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我们和你也不是朋友。”

“可以先合作干掉他们,我们再翻脸。”

“如果我不同意呢?”

洛兰抬起手,在脖子前划过,做了个一字割喉的动作。

紫宴眯着桃花眼笑,头微微抬起,指指自己的脖子,示意她随便割。

洛兰打开个人终端。

阿晟、封小莞、红鸠、猎鹰、独眼蜂……他们的头像一一出现在屏幕上。

紫宴的目光骤然变得犀利。

洛兰悠然地说:“阿晟和封小莞在曲云星上。还有红鸠他们的走私船,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紫宴逃到啤梨多星肯定不是毫无因由,应该是清楚艾斯号的走私航线,想搭乘他们的飞船前往下一个落脚点,只是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发病,被一帮地痞劫走。

“你想怎么样?”紫宴眼神森寒。

洛兰笑吟吟地点击虚拟屏幕,人像消失,屋子中央出现曲云星和艾斯号太空飞船。

她弹弹手指,曲云星轰然炸毁。

她又弹弹手指,艾斯号轰然炸毁。

紫宴眼神阴寒地盯着她。

洛兰一脸漠然:“我可没打算自己动手。只要让楚墨知道他们的存在,即使我不毁灭曲云星,楚墨也会毁灭;即使我不炸毁艾斯号,楚墨也会炸毁。”

紫宴从不敢低估这个女人的狠毒,但她总能比他估计的更狠毒。

用一个星球和一整艘飞船的人命来威胁他,要么合作、要么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紫宴只能妥协,无奈地问:“我已经是残废,能帮你做什么?”

“看上去紫姗继承了你的爵位,接管了你的势力,可你连心都比别人多准备了两颗,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后手?”

紫宴一言不发,没有否认。

洛兰说:“我需要你的情报。作为回报,我会保障曲云星和艾斯号的安全,当然,还有你的安全。”

紫宴盯了一眼专注聆听的小角,说:“好。”

洛兰很清楚,和紫宴合作无异与虎谋皮,他随时有可能把她生吞活吃了,但事有轻重缓急,必须要弄清楚奥丁联邦和楚墨的动向。很多情报,除了同为异种的紫宴,没有任何一个阿尔帝国的特工能探查到。

“晚安。”洛兰抬抬手,示意紫宴可以消失。

紫宴看向小角,小角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洛兰,似乎他的世界除了洛兰,再容不下其它。

紫宴心中难受,黯然地转身离开。


长按识别二维码→马上关注

本内容版权归

桐华

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这是希望的春天,这是绝望的冬天,

我们都将直奔天堂,我们都将直奔地狱。

“散落星河的记忆”系列完美终结篇

《散落星河的记忆4:璀璨》

现已全网上市

 

戳左下角原文链接即可购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