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伟小小说系列 ---《邪驴》

更新日期:2018-09-26
德州影视

作者:刘东伟   播音:王晓瑜


不是专业播音员,请大家包涵哦!


xielv

   

  驴是皮子养的。皮子腿懒,早晨,打一声呼哨,驴就拱开门进来了,皮子从被窝里伸出一只胳膊,摸摸驴的头,说伙计,去俺娘那看看饭熟了没?驴嘴巴里突突一声,去了皮子娘的住处,很快又回来了,脖子下面挂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和菜。

  吃了饭,皮子骑着驴去了镇上。

  从皮子居住的村落到对面山坡后的小镇,要经过一道板桥。桥有百米长,驴走在上面,如行平地。

  雨季河水上涨,板桥浮在水面上,去镇上的商贩犯难了。有几个胆大的,背着篓子往前走,晃晃悠悠的,没到桥中心,就头晕目绚,两腿打颤,趴在桥上,站也站不起来了,最后,只好撅着屁股,爬了回来。但是,皮子不怕,因为他的驴四条腿着地,稳稳当当地把他驮过了桥。

  皮子吆喝一声,正要骑着驴去镇里,众人在桥这边喊上了,皮子,让你的驴把我们驮过去吧。

  皮子一听乐了,于是拍拍驴脑袋,说伙计,回去。

  驴很听话,驮着皮子回来了。皮子跳下驴,说各位,让我的驴驮你们过去可以,不过大家也得意思意思,一人十块钱,少一块钱,我和驴都不高兴。

  太狠了吧。一开始,大伙纷纷数落皮子,后来,有个人沉不住气了,一咬牙,摸出十块钱,说皮子,我掏了,不过现在不能给你,要等驴把我驮过桥去。皮子说,万一你过了桥不给钱呢?公平些,你到了桥心就把钱揣进驴脖子下面的袋子里,否则,我让驴回来。那人偏头看看,果然驴脖子下面有个袋子,便点点头。

  那人翻身上了驴,皮子吹一声口哨,驴上了桥。到了桥心,皮子一吹口哨,驴停了下来。那人只好将钱揣进袋子里,驴这才把他驮过桥去。

  那人过去后,又有人上了驴。

  驮了三几人后,有一个人来到桥心后,只掏出八块钱,拍着驴脖子,说驴啊,我只有这些钱,你回去跟皮子说,就当我欠着他的吧,等卖了茶叶,我一定还他。

  那人是个茶商。

  驴又不是人,怎么跟皮子说呢?那人没想,其实,他兜里揣的还有钱。

  驴继续往前走,走到离桥头二十来米时,突然停下来,不走了。

  那人抖动缰绳,说驴啊,怎么不走了。驴鼻子里突突了一下,脖子一扭,开始往回走。那人只好溜下驴,剩下的二十来米,在胆战心惊中爬了过去。

  还有一个人,到了桥心,只掏出五块钱来,驴冲着他突突了一声,仿佛在说,不够啊,老兄。

  那人坐在驴背上,一抱拳,说驴兄,驴大爷,行行好吧,我就这五块钱了。

  驴脖子一扭,就把他驮了回来。那人是个郎中,要去镇上坐诊,眼看太阳爬到了山顶,再磨蹭下去,就到了午时,他狠狠心,说皮子,让驴再驮我一趟吧。

  皮子倚着岩石,坐下来,咕哝着,说各位,别跟我商量了,跟驴说就行,我要睡了。说着,打了个哈欠,眨眼工夫,打起了呼噜。

  那人上了驴,驴果然不再需要指挥,就往桥上走去。到了桥心,驴停下了。那人掏出十块钱放进袋子里,谁知,驴突突一声,不走。那人急了,说怎么了,要抬价?

  驴又突突一声。那人不明白,愣愣地不知该怎么办好,这时,等着过桥的人提醒他,刚才驴驮了他一半路程,也不能白驮。那人一想,也是,就又掏出五块钱,在驴眼前晃了晃,塞进它脖子下面的袋子里。果然,驴把他驮了过去。

  驴来回地驮着村民,而皮子已经做起了美梦,他梦见自己一步步地走上一座彩虹大桥,越走越高,正梦着呢,突然一声惊叫把他吵醒了。皮子定睛一看,原来,驴正在桥中心不停地突突,那样子皮子懂,是驴的邪脾气上来了,再看,在驴的四蹄旁边,趴着一个老头。皮子就喊,喂,你是不是没给驴钱?那人扶着驴腿颤抖着身子站起来。皮子仔细一瞧,吓了一跳,原来,那人是他爹。

  皮子爹揉着屁股,咧着嘴大骂,邪驴,六亲不认啊,不给钱连老子也摔。



 fabiaojieshao 

 已发《小小说月刊》2008年9期;录选《2008年值得中学生珍藏的100篇幽默故事》等选本。

    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链接:

  山东亚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介

  文化旅行者——刘东伟简介

  招聘编剧、收购剧本

  剧本超市,海量原创,待售中

※  你想投资电影吗?欢迎洽谈!                                                                 

           

 欢迎爱好影视、写作的朋友关注德州影视何关注我们

爱情职场 

制片人、导演、投资商、合作编剧请加王老师微信洽谈沟通:13869280088.

欢迎制片人、影视投资人、制片人、导演、编剧添加王老师微信号、洽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