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星河的记忆》Chapter 256

更新日期:2018-09-26
桐华


第二日。

洛兰特意安排好时间,陪小角去军事基地。

飞船到达后,林坚带他们去训练场。

“特种战斗兵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兵王,一个二个都心高气傲,不肯服人。听说新教官是前天驾驶新战机的人,才愿意接受。”

洛兰十分敏锐,“你没有告诉他们小角是异种?”

“我觉得还是不要说比较好。”林坚难得孩子气地眨眨眼睛,狡黠地笑,“也不算欺骗,因为压根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

洛兰思索了一瞬,认可了林坚的做法。

她突然想起什么,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一直跟在她和林坚身后的小角。

“小角!”

小角走到她身边站定。

洛兰绕到他身后,左右打量,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蹲下一点,让她查看。

小角像是往常一样,只是温驯地配合,完全没有追问洛兰究竟想做什么。

林坚疑惑地看着。

洛兰满意地说:“看不到。”

林坚明白了,她指的是小角后脖子上的奴印。

“位置不显眼,军服都有衣领,只要小心一点,不要穿低领的衣服,应该没有人会发现。”

————·————·————

训练场。

一百个军人穿着训练服,站得笔挺。

林坚向他们介绍身旁的小角,“这位是肖郊,肖教官。他的本事不用我多说,昨天和我一起试飞新战机,你们应该都看到了。从今天开始,由肖教官负责你们的特训。”

小角面朝士兵,双腿并拢,抬手敬军礼。

看到他标准的军姿和军礼,一百个军人不禁站得更直了,齐刷刷回礼。

林坚说:“介绍一下自己吧!”

士兵一个个出列,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体能级别。

“邓尼斯,一等兵,A级体能!”

……

林坚走到洛兰身旁,低声说:“能不能让这帮刺头心服口服,只能靠小角自己,我们都帮不上忙。”

洛兰淡淡一笑,“走吧!”

他们还没走出训练场,就听到一个士兵介绍完自己后,挑衅地说:“报告教官,请您摘下头盔,让我们也认识一下您。”

洛兰不知不觉脚步慢下来,却强忍着没有回头。

小角不能永远豢养在她身边,他是头猛兽,本来就应该去丛林里纵横,她能做的只是帮他指路,路却要他自己走。

小角摘下头盔,士兵看到他的脸,全部发出不满的嘘声。

“报告教官,请问教官为什么要戴面具?脸上有伤吗?”

“伤痕是军人的荣耀,请让我们见证教官的荣耀!”

“藏头露尾算什么呀?”

……

小角平静到淡漠的声音:“想见证我的荣耀,自己动手。”

士兵们全都兴奋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洛兰走到训练场门口,终是忍不住回头望去——

一个士兵猛虎下山般地朝着小角扑过去。

小角原地未动,一脚就把企图摘下他面具的士兵踢飞出去。

小角问:“还有谁?”

又一个士兵杀气腾腾地冲过去。

小角干脆利落一脚,那个士兵像断线风筝一样飞出去,四脚朝天摔在地上。

又一个士兵扑过去……

随着小角一脚踢飞一个,士兵们怪叫声连连,再顾不上顺序,三三两两全扑上去,到后来甚至一拥而上。

小角的身影淹没在人群里,完全找不到他在哪里,只看到士兵们一个接一个惨叫着飞出来。

看上去摔得非常狠,可一个个刚落地就又生龙活虎地站了起来。

大概觉得自己什么都还没弄清楚就被一脚踢出来了,实在太憋屈,竟然一个个又大吼着往里冲。

没过一会儿,又被一脚踢出来。

被踢飞三四次后,渐渐地,有人被踢服帖了,再爬起来时,不往里面冲了,笑嘻嘻地站在旁边看戏,时不时还大叫着喝声彩。

洛兰忍着笑回过头,离开了训练场。

————·————·————

林坚满腹狐疑,“小角以前究竟是什么人?实战经验竟然这么丰富!”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陛下别小看那一踢。既要把人踢出来,又不能真伤着人,踢一个两个没什么,可这么多人,每个人的体能有差别,进攻方式也不一样,连着要踢几百下,每一下都精准无比,需要强大的判断力和控制力。”

洛兰说:“你的判断没有错,小角的确有很丰富的实战经验。他曾经是奥丁联邦最优秀的战士,在北晨号上服役。战争中被朋友陷害,受了重伤,脑神经受损,机缘巧合下被我救了,就一直跟在我身边。”

“竟然是这样,太可惜了!”林坚对小角很同情,身为军人,在战场上受伤、甚至死亡,都理所当然,但被朋友陷害变成傻子,却让人太憋屈了。

“过去的事情,小角忘得一干二净,但打打杀杀的本领却已经融入身体,成为本能。”

林坚本来只是出于对洛兰的盲目信任,才答应让小角做教官,内心并没有什么期望。现在却暗暗庆幸自己答应了,这种人才可遇不可求,他们真是捡到宝了。

林坚说:“先让小角适应一下军队,如果没有问题,以后他的工作量恐怕会很大。”

洛兰不得不为自己的哥哥骄傲。

叶玠非常有识人之明,给她推荐了一个好战友。林坚的父亲死在战场上,他对异种却没有盲目的仇恨,更没有随意迁怒到异种个体,竟然愿意重用小角,心胸和胆魄都非一般人能及。

洛兰还有工作要处理,需要赶回长安宫。

上飞船前,洛兰对林坚诚恳地说:“我知道,我做事经常不合规矩,让你感到为难,但我只有一个目的,阿尔帝国必须铲除奥丁联邦,收复阿丽卡塔星。”

“我们目标一致。”林坚微笑着拥抱了一下洛兰,“请相信我,我能接受你的不合规矩。”

“谢谢。”

林坚发现洛兰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虽然距离恋人还很遥远,但至少已经算是朋友。

林坚凝视着洛兰,真挚地说:“我在公开声明中说的话都发自内心,不是应付公众,我真的从小就仰慕你。”

洛兰愣了愣,将一盒药剂递给林坚,“恭喜你体能晋级,成为2A级体能者。”

林坚接过药剂盒打开。里面放着三支不同颜色的注射剂,上面写着“体能优化剂”,他禁不住惊喜地笑。

林坚听说过这种药剂。

在体能晋级后的一个月内注射,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身体潜能,帮助体能达到同级别的最优状态。可惜,因为原材料难得,它的发明者从没有公开出售过,以至于全星际的拍卖市场上,它常年处于高价求购的状态,有钱都没处买。

林坚完全没有办法拒绝这份贺礼,真心实意地说:“谢谢!”

————·————·————

在林坚的配合下,洛兰帮小角做了一个新身份。

肖郊,一个在皇室护卫军服役的军人。

很多年前,奉叶玠陛下的命令,去执行秘密任务。现在任务完成,他回到奥米尼斯星,进入奥米尼斯军事基地工作,担任特训营的教官。

这份履历几乎将小角身上的所有疑点都掩盖住。

因为一进入军队,就被派出去执行秘密任务,所以几乎没有人见过他。

即使有人起疑想追查,也只能看到小角的履历全部加密,没有皇帝或元帅的授权,不能私自查阅。

洛兰本来担心小角脸上的面具会让士兵无法接受,没想到那帮学员被打服帖后,竟然把面具视作了小角的勋章。

小角的态度非常坦荡磊落,谁想看他的脸就自己来摘下他的面具,他随时欢迎。

学员们正面围攻、暗地偷袭,前仆后继,各种方法一一尝试过,都铩羽而归。面具在他们心中变成了一种象征,不是代表着怪异,而是代表着强大。

洛兰看小角在军事基地适应良好,简直如鱼得水,放下心来,开始考虑如何处置阿晟和封小莞。

————·————·————

曲云星。

夜色宁静,晚风清凉。

卧室里,时不时响起含糊不清的娇喘呻/吟声。

艾米儿正在和一个精壮的男人翻云覆雨,个人终端突然响起。

艾米儿挣扎着去看来讯显示。

男人正在兴头上,一边挺动着身子,一边舔吻着她的脖子,“亲爱的,待会儿再回复!”

艾米儿看到来讯显示上“辛洛”两字,抬起修长的玉腿,一脚把男人踹下床。

她披上睡袍,走进隔壁的书房。

等密码门关闭后,下令:“接通。”

英仙洛兰的全息虚拟人像出现在她面前,一身利落的职业套装,坐在黑色的皮椅上,身后的墙壁上悬挂着英仙叶玠的照片。

艾米儿屈膝弯身,行了一个夸张的屈膝礼,脸上春色荡漾,声音沙哑撩人:“女皇陛下!”

洛兰表情冷淡,扫了眼她脖子上和胸上的吻痕,“想勾引人,先把身上的情/欲痕迹遮盖严实了。”

“正常的生理需求。”艾米儿丝毫不以为耻,笑嘻嘻地把睡袍拉严实,坐到办公椅上。 

洛兰说:“我已经派飞船去接阿晟和封小莞。按照行程,一个小时后到曲云星,把人送上飞船。”

艾米儿柔媚地笑,声音婉转地说:“奥米尼斯星不欢迎异种,不如让阿晟和封小莞待在我这边,省得给陛下添麻烦。”

洛兰没有丝毫商榷余地,冷漠地命令:“一个小时后,把人送上飞船。”

艾米儿只能妥协:“是。”

洛兰的目光在艾米儿背后的墙壁上停留了一瞬,一言不发地切断信号,人影消失不见。

————·————·————

艾米儿呆呆坐了会儿,转身看向身后的墙壁。

风情万种的笑容消失,一脸肃然。

浅蓝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素白的面具,制作材料普通,没有任何装饰,只额头上手绘着红色花纹。

艾米儿第一次见到时,不知道什么意思,以为是普通的装饰。

只是为了纪念,她买了张一模一样的面具,用赤色的颜料复制出图案。

后来遇到一个从泰蓝星逃出来的异种,她才知道这种红色的花纹由琉梦岛上的奴隶独创,叫同心连理纹,需要用鲜血绘制,沉心静气一笔画成。

奴隶没有人生自由、没有私有财产,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命运任由他人掌控。很多奴隶恋人,今日相聚,明日也许就有一个被卖去别的星球,从此生死不明。

泰蓝星的奴隶认为:虽然命运不自由,但灵魂自由;虽然身体不属于自己,但鲜血属于自己。

心有所属的奴隶用自己的血液在恋人额头虔诚地绘制同心连理纹,寓意即使天各一方、永不相见,我的灵魂也会永远跟随你、守护你、祝福你。


长按识别二维码→马上关注

本内容版权归

桐华

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这是希望的春天,这是绝望的冬天,

我们都将直奔天堂,我们都将直奔地狱。

“散落星河的记忆”系列完美终结篇

《散落星河的记忆4:璀璨》

现已全网上市

 

戳左下角原文链接即可购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