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在“东非之角”战略布局中胜出

更新日期:2018-09-26
新浪军事

新浪军事

公众号ID:sinamilnews

关注

温馨提醒

解锁屏幕旋转,横屏看大图,效果更佳!
 伴着音乐,一起欣赏本期《出鞘》吧!

文末更有彩蛋来袭!

献给埃塞俄比亚前总理的赞歌

6月5日,埃塞俄比亚执政党“埃革阵”发表声明称,埃方将完全接受并执行2000年同厄立特里亚签署的《阿尔及尔和平协议》,以及埃厄边界委员会关于两国边界划定的决议,绵延经年的埃厄边界矛盾或将就此解决。而在背后中国则被认为是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国内媒体就曾引述香港《南华早报》的猜测称,中国在埃厄的边界争端中进行了斡旋。众所周知,中国近年来不仅在埃塞俄比亚等东非国家进行了大量经贸投资,还在吉布提建立了首个海外军事保障基地。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边界争端因何而起?中国又为何要参与斡旋?本期出鞘带您关注中国参与斡旋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的边界争端。

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在历史上,都曾是阿克苏姆帝国的领地,19世纪中叶被埃及人占领,随后又经历了意大利和英国的殖民统治。二战后,两国在联合国的协调下组成了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联邦。1962 年,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希为夺得红海出海口,宣布吞并厄立特里亚。这个行动直接促使了厄立特里亚解放阵线的成立,此后厄立特里亚开始爆发反对埃塞俄比亚统治的各种起义运动。1975年9月13日,厄立特里亚解放阵线甚至袭击了位于卡格纽的美军基地,杀死了9名美国人和埃塞俄比亚士兵。

考虑到美国人在埃塞空军发展史中的重要作用,美军士兵出现在埃塞俄比亚并不出奇。当时美苏等大国在非洲和中东的争夺已趋白热化,而埃塞俄比亚就是美国在非洲之角的重点军援对象。埃塞俄比亚空军建立于1924年,虽然当初只有很少的几架法国Potez 25-A2飞机,并且在11年后就被入侵的意大利给完全摧毁。二战后,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希同美国的友好关系,为埃塞空军带来了很多现代化的武器装备。至1975年,埃塞空军已拥有13架F-5A和2架F-5B(1972年交付使用),4架堪培拉B.52轰炸机以及分别由F-86F“佩刀”、T-28“特洛伊”和T-33A组成的三个飞行中队。此外还有17架F-5E/F“虎II”,12架A-37B“蜻蜓”和15架塞斯纳310即将入列埃塞空军,25名埃塞俄比亚飞行员也被送到了美国受训。

但埃塞空军的强大实力显然没有改变埃塞地面部队不断失利的局面。1977 年8月,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夺取了阿高达特和巴仑图等地,而埃塞俄比亚新上台的领导人门格斯图在向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求援无果后,改为倒向了世界的另一极。1977年底,苏军开始建立通向亚的斯亚贝巴的空中运输走廊。通过这座空中桥,苏军向埃塞俄比亚提供了48架米格-21PFM和米格-21MF战机、600辆T-55和T-62坦克、300辆步兵战车和20架米-8T直升机等装备。此外,2000余名古巴“顾问”(其他军兵种的古巴“顾问”则有16000余人)也来到了埃塞俄比亚空军,帮助他们驾驶苏军提供的米格-21战机。

实力得到加强后,埃塞俄比亚军队不仅开始了对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的新一轮攻击,而且还粉碎了索马里对其东部边界欧加登省的侵略。80 年代,在以古巴人为主体的埃塞俄比亚空军的支援下,埃塞俄比亚军队发动了数十次针对厄立特里亚人的大大小小的攻击,但大多数攻击行动仅仅是占领了一些城市或者是通向红海的出海口,相比之下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却在各方面的支持下变得越来越强大了。而在此时,亚的斯亚贝巴政府在国内还面临着与埃塞俄比亚人民解放民主阵线以及其他反对派的内战。埃塞俄比亚人民解放民主阵线与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紧密合作反对亚的斯亚贝巴,他们的反击在 1989 年的代号为“Theodoros”的行动中达到顶点,在那次行动中,大批埃塞俄比亚政府军被消灭,而且政府军在蒂格雷省首府默克雷的重要的军事基地也被他们占领。

1989 年9月30日,古巴宣布将从埃塞俄比亚撤出“顾问团”,苏军也对埃塞俄比亚长久的战事感到厌倦,最终取消了对埃塞俄比亚人的武器援助。结果1991年,以推翻门格图斯为目标的“埃革阵”和以实现厄立特里亚独立为目标的“厄人阵”南北夹击亚的斯亚贝巴,门格图斯流亡海外。1993年4月,厄立特里亚以全民公投的形式,正式从埃塞俄比亚独立,并由伊萨亚斯·阿费沃基当选总统,而埃塞俄比亚也就此彻底失去了红海海岸线和出海口,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内陆国家。伊萨亚斯与中国颇有渊源,他在1967年曾被“厄人阵”派来中国,并在南京军事学院受训一年。据悉他甚至会用中文唱《团结就是力量》。

厄立特里亚的独立却并没有解决埃厄两国的边界问题。1998年5月6日,埃厄边界战争爆发,当时两国为了几乎没什么用的灌木丛山和荒凉的巴德梅平原开战。结果成就了另一场血腥而又无意义的一战式堑壕战,数以万计的士兵一波波冲入机关枪、坦克和大炮制造的枪林弹雨,共造成10万人死亡,100多万人流离失所。关于这场战争,人们普遍认为导火索是1997年厄立特里亚发行新货币——“纳克法”的行动。当时埃塞俄比亚对厄立特里亚进行了经济抵制,导致后者国内物价飙升。厄立特里亚对埃塞的回应既简单又直接——他们直接出兵收复了被埃侵占的失地。

大规模的冲突在6月3日开始爆发,双方先是动用火箭炮和榴弹炮对射,两天后双方空军参战。6月5日,两架埃塞空军的米格-23BN战机首先对阿斯马拉机场进行了低空轰炸,一架赞比亚航空公司的波音-727客机和阿斯马拉机场的两个机库被击中。厄军防空火力进行了还击并击中其中一架米格-23BN,这架米格战斗机坠毁在阿斯马拉市郊,飞行员没能及时跳伞。当天下午厄立特里亚空军又派出MB.339FD战机对埃塞俄比亚的默克雷市进行了两次报复性轰炸,并动用了集束炸弹。6月6日,两架埃塞俄比亚空军的米格-21再一次轰炸了阿斯马拉机场及附近的厄立特里亚空军基地,但遭到厄防空火力的猛烈还击,其中一架(编号1083)米格-21甚至被击落,飞行员皮特罗斯上校——埃塞俄比亚空军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在跳伞后被俘。

虽然埃塞空军相比于厄空军在飞机数量上拥有 10倍的绝对优势,而且他们的米格-21和米格-23显然也比厄空军的MB.339更适于空中格斗,但问题是他们缺少足够的飞行员来驾驶这些飞机。于是埃塞空军开始在全世界物色雇佣飞行员,并在随后获得大约80名俄国人的加入。但是这还不够,因为现在有了足够多的俄国雇佣飞行员,所以埃塞俄比亚人又想买更多更现代化飞机了。于是他们又与俄国人签署了新的协议,购买了8架苏-27(包括2架双座型的苏-27UB)、多架米-8和米-24直升机。这些装备于1998年12月被运抵亚的斯亚贝巴,其中第一架苏-27被拆散,于12月15日由一架安-22运抵。

新飞机的到来似乎并没有改变埃塞空军的坏运气。1999年1月6日,由前俄国上校弗阿切斯拉夫·梅津驾驶的一架苏-27UB在德伯里则特空军基地作演出飞行时坠毁,虽然梅津成功跳伞,但他的埃塞俄比亚学员却不幸死亡。事故发生后,俄国立即又向埃塞空军交付了一架新的苏-27作为补偿。厄空军的运气似乎更惨,由于经济实力所限,他们只得以均价2500万美元,从俄国购买了8架米格-29A和2架米格-29B,来试图对抗埃塞空军的苏-27。但与埃塞依靠俄罗斯人不同的是,厄空军找上了乌克兰人。1998 年夏,乌克兰在基辅和阿斯马拉间建立了空中运输线,但当年7月17日就有一架运送装备的伊尔-76MD在阿斯马拉附近坠毁。可能出于寒冷民族的天性,乌克兰人不仅也立即为其补上了米格-29,还另外卖给了厄立特里亚4架米-17直升机。

1999年2月25日,埃厄两国空军花费的美元终于派上了用场。当天早晨,埃塞空军两架由俄国人驾驶的苏-27,在白德密地区边界上空巡航时,突然遭遇4架厄空军的米格-29发射R-27导弹攻击。俄国人躲过攻击后掉头迎战,苏-27长机用雷达锁定敌机,并立即发射了R-27和R-73导弹,一架厄空军的米格-29被击落。24小时后,白德密地区上空又爆发了新的空战。虽然厄空军的米格-29多次躲开了埃塞空军苏-27的攻击,但最后还是由于载油量的问题不得不撤退,随后俄国飞行员抓住机会,又用航炮击毁了一架厄空军的米格-29战机。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埃塞空军的苏-27和厄空军的米格-29又爆发多次空战,两架厄军的米格-29被击落。值得一提的是,这场空战也是苏27战机首次参与实战。当年中国空军放弃米格29转而采购苏27,部分军迷因价格等问题曾对此决策产生争议,但此战过后再无任何质疑之声。

2000年5月12日,在和平谈判失败后,两国战争再次打响。埃塞军队集中了他们拥有的所有火力,除了米格-21、米格-23和米-35,还有其从俄罗斯最新得到的两架苏-25TK强击机。值得一提的是,埃塞军队在巴仑图前线还出动了两架卡-50武装直升机。这两架绰号“黑鲨”的卡-50完全是由俄罗斯人驾驶的,起初只是用非制导武器和航炮打击厄军摩托化部队和运输纵队,后来也用上了导弹来攻击厄军的坦克和机动防空系统。在两架卡-50短短七天的“左勾拳”参战过程中,俄罗斯人获得了大量实战数据,数量和质量远超他们在靶场上经年累月所获得的成果。从武器研发角度来讲,世界上频繁爆发的局部战争,哪怕是技术最低劣的穷人战争也有其“有价值”之处。

“左勾拳”战役一直持续到5月17日才结束,埃塞军击溃了厄军大约8个师,并对其另外7个师予以重创,消灭了厄军大约一半的兵力和装备。据意大利《防务分析》杂志2000年的报道,有许多俄军指挥官曾帮助埃塞军队策划了“左勾拳”行动。除了一个由雅基姆·亚纳科夫上将率领的俄军顾问团外,还有担任埃塞空军司令顾问的叶菲缅科少将、空军参谋长顾问弗罗洛夫和防空兵司令顾问奥布霍夫等人。2000年5月26日,厄立特里亚也曾公布了一份名单,其中列举了76名援助埃塞的俄军指挥官姓名。毫无疑问,这些人曾在埃厄战争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但相比今天俄罗斯力量在非洲之角的“销声匿迹”,俄军当年费心参战也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在今天,当年那场“被遗忘的战争”仍然值得研究。比如,两个最贫穷的非洲国家是如何有能力发动这样一场“高技术”战争,使用包括苏-27、米格-29、卡-50、坦克、炮兵和火箭发射器在内的技术装备。而在苏-27与米格-29爆发的多次近距离空战中,更大、更重的苏-27相比于米格-29表现出了更明显的优势。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空军卡-50的使用,显然俄国人很希望能有机会在实战中检验卡-50的性能。

两国之间的争端还蔓延到了整个东非之角,2006年埃塞俄比亚向索马里派军打击当地极端武装组织,就是针对在摩加迪沙活动的厄立特里亚顾问,以及遏制厄立特里亚对索马里影响力的扩大。而在埃厄边境战争之后,两国也是零星冲突不断,甚至威胁到了地区和平。2016年6月12日,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两国军队还在争议地区索罗纳发生武装冲突,而这也是两国近年来最激烈的冲突。

近年来埃厄冲突重新引起大国关注,跟非洲之角在全球地缘战略和军事布局中的地位上升有关。2017年,中国在吉布提建立首个海外军事保障基地,使得中国的军事力量第一次常态化覆盖苏伊士运河和亚丁湾这一重要航道。除了中国之外,法国2017年在吉布提共驻扎有1350名士兵,这也是法国常驻非洲人数最多的部队。美国在2002年入驻莱蒙尼尔军营后,至今发展到驻扎4000人的规模,此外还有数架运输机和无人机,以及一个可停泊军舰的港口。而日本于2011年在吉布提开始驻扎180名士兵后,不断扩大其在吉布提的军事基地面积,去年甚至还派出记者偷拍我吉布提基地外景,从而为日本自卫队再次扩建基地找借口。各大国纷纷扎堆非洲之角,其实看上的就是这里扼守苏伊士运河入口的战略重要性。

除了货物运输路线的重要节点之外,厄立特里亚和吉布提两国扼守红海和亚丁湾的交界海域,还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能源通道的门户。跟海湾产油国扎堆波斯湾不同的是,石油巨头沙特的产油区却并不在沿海,而是在其内陆沙漠,而且一般都是通过红海通道运输出来,而非传统的波斯湾运油线路。所以也门、吉布提和厄立特里亚一直都是沙特石油外运的咽喉要道,厄立特里亚的最大港口阿萨布港就是红海沿岸著名的炼油基地。可以说,谁能控制非洲之角,谁就能控制沙特的石油出口,谁就能影响世界石油的价格走向。

厄立特里亚作为吉布提的邻国和地区竞争对手,一直以吉布提的替代品而出现。在世界各大国纷纷扎堆吉布提的背景下,部分无法在吉布提建立据点的小国则看上了厄立特里亚。目前阿联酋已在厄立特里亚的阿萨布港建立了军事基地,包括一个备用深水港和当地的阿萨布机场。阿萨布具有全天候公路通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埃及德赛港,是厄立特里亚在红海沿岸的最大港口。而阿萨布机场则拥有3500米跑道,可起降包括阿联酋空军C-17“环球霸王”在内的各型军用运输机。而在厄立特里亚以南的索马里兰(1991年5月已宣布从索马里独立),当地的索马里兰议会也于去年2月同意阿联酋在其柏培拉港设立了海军基地。同样在索马里建立军事基地的还有土耳其,2017年9月,土耳其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建立的第一个,同时也是在非洲的第一个军事基地正式投入使用。

相比于那些全球大国把非洲之角作为全球战略来布局,中东等小国看上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等国的原因,无非有三。一是看中苏伊士运河作为关键航道的重要性,中东各国靠着贩卖石油为生,一旦航路被断,国家命脉瞬间断绝;二是围堵伊朗的需要,比如阿联酋积极谋求在红海西岸建立军事基地,就是出于遏制伊朗在也门不断上升的军事影响力;三则是非洲之角的农业资源,总部设在美国的全球安全咨询机构战略预测公司就在去年1月3日报告称,中东海合会国家暗自对非洲东北部的农业地带很感兴趣,特别是其大片耕地和可用于耕种这些土地的大量廉价劳动力,更别提青尼罗河那丰沛的水源了。

2018年1月1日,由中企建造的非洲第一条跨国现代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正式投入商业运营。这条铁路西起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终至东非港口吉布提港,全线采用中国二级电气化铁路标准,设计时速120公里。而为了帮助铁路电气化运营,中国还支持埃塞俄比亚兴建了复兴大坝500千伏输变电工程,复兴大坝在今年底完工后发电能力将达到6000兆瓦,堪称非洲最大的水力发电站。而中国建设的这项输变电工程不仅能为埃塞俄比亚经济增长提供重要电力保证,还能为东非其他国家提供电力供应,是实现东非联网的重要能源点。

伴随着亚吉铁路的开通运营,中国公司也在非洲之角遍地开花。例如承建铁路的中土公司就在埃塞俄比亚建设了多个工业园,像埃塞俄比亚南部的阿瓦萨工业园就已竣工,这也是埃塞俄比亚首个由中国企业设计、建造的现代化轻工业纺织园区,此外正在建设还有孔博查工业园、阿达玛工业园、德雷达瓦工业园等。而中国招商局则成功入股吉布提港务局,将建设多哈雷多功能港,并把该港口打造成区域航运中心。目前埃塞俄比亚等非洲之角国家也是中国过剩产能的重要承接地,埃塞东方工业园就已有50余家来自东莞的中国制鞋企业入驻,投资回报率可达15%。

中国与非洲之角诸国的经贸合作还体现在人才培训上,中国除了在铁路、通信等工程中为这些国家培养了大量专业技术人才,还通过留学项目为当地培养了大量政经人才。比如埃塞俄比亚现任总统穆拉图·特肖梅,就曾于1976年至1977年在北京语言学院(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此后又在1977 年至1991 年间,先后在北京大学完成了本硕博全部课程的学习,并在北大国政系获得了博士学位。近日网上再次热传穆拉图当年入学北京语言大学时的学籍卡,原来其家庭成分一栏竟被填上的是“XX”,具体还请网友自行猜测。而在2013年,穆拉图竞选成为埃塞俄比亚第四任总统后,当时的北京语言大学还专门打出横幅,热烈祝贺校友穆拉图胜选。

2011年,中国援建的非盟总部大厦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落成,这幢建筑有能容纳2550人的会议厅,另外还有购物中心、停机坪,以及为700人准备的办公设施等,是继坦赞铁路后中国对非洲最大的援建项目。时任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赞称,它的落成标志着非洲的正式崛起。但在今年1月第30届非洲联盟峰会期间,法国个别媒体却污蔑中国在大楼内安装了监听设备,非洲联盟轮值主席卢旺达总统卡加美愤而驳斥,他称“谍报并不是中国人的专长”、“在这个大楼里并不担心被人监视”。这起事件无疑也是各大国对非洲之角激烈争夺的侧面写照之一。

中国古人常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从以往美苏(俄)等国对非洲之角诸国的军事援助史来看,他们除了使得当地沦为武器试验场外,并没有给当地民众带来过实实在在的福利。而中国近年来不仅在吉布提建立了军事保障基地,还帮助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改善基础设施和发展经济,并且积极斡旋埃厄、埃吉边界矛盾,使得这块全球地缘高地同时也成为了经济发展的高地。作为中国重要产业承接地的埃塞俄比亚,近年来不仅大力引进中国工业项目,还在发展模式上学习中国经验,将来势必会带动整个非洲之角成为中国进一步前进非洲的重要门户。而为当地“消灾解难”,中国打出的“组合拳”也势必会更多。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END

电影《生死狙击》片段:美军狙击手在埃塞俄比亚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今日彩蛋

新浪军事

微信号:sinamil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