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星河的记忆》Chapter 255

更新日期:2018-09-26
桐华

洛兰回到官邸,把昏迷的小角放进医疗舱。

她再次检查小角的身体,确认不是身体的原因导致昏迷,而是精神受到刺激,导致昏迷。

洛兰坐在医疗舱前,沉思地看着小角。

难道是她太激进?只想着时间紧迫,什么都恨不得一蹴而就,忘记了循序渐进。

紫宴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又对他做了什么?”

洛兰头也没回地说:“现在对付你们,还需要玩阴谋诡计吗?”

紫宴默然。

他们现在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的确不需要多费心思。

洛兰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隐隐的担忧:“小角驾驶完战机就昏迷了,也许是因为大脑皮层突然接收到太多信息,受到过度刺激。”

紫宴满面震惊、难以置信:“你让他驾驶战机?”

“我想让小角帮我训练太空特种战斗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许将来可以让他成为舰长,指挥军舰作战。”

紫宴哑然。

这个女人是疯子!竟然会让奥丁联邦的前任指挥官去帮她训练士兵,甚至指望着他带兵去攻打奥丁联邦。她的脑子里究竟长着什么?

洛兰猜到他在想什么,回头盯着他,警告地说:“不要把他们混为一谈,小角是小角,辰砂是辰砂。” 

紫宴讥讽地冷笑:“你祈求小角永远不要恢复记忆吧!”

“紫宴先生,你不用故意刺激我。”洛兰对紫宴指指自己的大脑,“小角不是失忆,是因为长期注射镇定剂,神经元受到不可修复的毁损。丢失的东西还能找回来,可毁坏的东西,没了就是没了!”

洛兰摊摊手,做了个遗憾的表情。

紫宴看着医疗舱里昏迷的小角,眼中满是哀伤。难道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

洛兰回到卧室,冲了个澡。

披着浴袍出来,去外间倒水喝时,看到清初放在饮料机旁的饼干盒。她突然想起早上小角拿给她的点心,打开了饼干盒。

一盒子五颜六色的小点心盒,根据不同口味,盒子的颜色花纹不同。

洛兰记得小角拿的是一个玫红色的盒子。她把最上面的三个玫红色的小点心盒都挑出来,一个个打开看。

第一盒是御用厨师做的点心,形状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重重叠叠几层颜色,洛兰觉得挺好看,顺手放进嘴里。

第二盒一看就是小角做的,一块姜黄色的圆饼干,上面用红色的果酱汁绘制着一朵月季花,线条简单,朴实得近乎笨拙。

洛兰笑着摇摇头。

小角在厨艺上真的没有丝毫天分,估计味道也就是勉强能吃。

她拿起饼干,正准备尝尝味道,敲门声响起。

“陛下。”

洛兰把饼干放回点心盒,看向门口。

“请进。”

清初走进来,“陛下,元帅阁下正在发表公开声明,您要看吗?”

“看。”

洛兰把小点心盒放回大饼干盒,走到沙发旁坐下。

清初把视频投影到洛兰面前。

林坚穿着黑色正装、打着领带,面对镜头在讲话。

他从两家父母辈的友情说起。

洛兰的父母结婚时,林坚的父亲是伴郎。林坚的父母结婚时,洛兰是花童。

后来出了一系列变故,洛兰跟随母亲离开奥米尼斯星,搬去蓝茵星定居。

林坚并没有真见过洛兰,可因为林坚的父亲每隔两三年就会去蓝茵星探望洛兰一家,总会不停地在林坚耳边提起洛兰,以至于他从很小就知道洛兰的一切。

她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可以说,他们是一种另类的青梅竹马。

对他而言,洛兰公主美丽、聪慧、坚强、独立、强大、可靠,像是天空中最亮的星星,是他从小一直仰慕的人。

现在,他终于鼓足勇气才敢追求她,洛兰能答应他的求婚,他非常开心。

林坚特意把星网上疯传的那张洛兰的丑照拿了出来。

“你们看这张照片时,看到的是凶狠丑陋;我看这张照片时,看到的是可靠安心。我是军人,我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也从不畏惧为自己的职责牺牲,但我也是人,也会软弱害怕。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受伤倒下时,能像叶玠陛下一样幸运,有一个女人抱住我,用自己的凶悍守护住我。”

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星际局势动荡不安,战争随时有可能爆发,请每个人扪心自问,我们需要的是一位温柔的需要我们保护的女皇,还是一位强悍的来保护我们的女皇?”

洛兰关掉视频,对林坚的溢美之词,未置一词。

清初把最新的民意调查发送给洛兰。

“数据显示,林坚元帅发表公开声明后,陛下的支持率陡然上升,对陛下想做的事有利。”

“帮我送一个花篮和一张感谢卡给林坚元帅。”

洛兰觉得政治真是有意思。

先哲教导人们,看一个人要看他没有说的是什么,而不是看他说了什么,政治却恰恰相反,难怪叶玠要给她搭配一个会说话的丈夫。

清初温和地建议:“与其送花篮和感谢卡,不如送一份贺礼,恭喜元帅体能晋级。”

洛兰愣了愣,反应过来。

“今天刚晋级?”

“在和小角的战机试飞中。”

难怪军事基地里的军人那么激动兴奋,当然不可能只为了一个飞行记录,是她大意了。

洛兰赞许地看着清初:“难怪哥哥对你信任有加,不仅仅是忠诚,还有你本身的能力。”

清初垂下眼眸,掩去了眼内的哀伤,唇畔依旧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职业性微笑。

————·————·————

半夜。

紫宴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睡。

他觉得胸闷气短,吩咐智脑打开窗户、拉开窗帘,让户外的新鲜空气流入室内。

夜色深沉、万籁俱静。

皎洁的月色,从窗户洒落,给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镀上薄薄一层霜色。

靠窗的桌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培养箱,里面没有栽种任何东西,空空的一个白盆,月色映照下,像是玉石雕成。

紫宴坐起身,拿起培养箱,手指在底座上无意识地轻轻摩挲。

那枚东西究竟应不应该拿出来?殷南昭说合适的时机,可到底什么是合适的时机?

四十多年了!

当年的记忆还栩栩如生、历历在目,可他已经在星际颠簸流离四十余载。

曾经朝夕相处、一起长大的朋友,封林、百里苍死了,辰砂傻了,楚墨、左丘白、棕离成了敌人,而他变成了残废。

身为奥丁联邦的前信息安全部部长,他竟然答应了阿尔帝国的皇帝去刺探奥丁联邦的信息。

四十多年前,如果有人告诉他,有一天他会泄露奥丁联邦的机密信息给阿尔帝国的皇帝,他一定会觉得对方疯了。

现在他却清醒地做着这些疯狂的事。

真像是一场荒诞离奇的大梦,只是不知道梦的尽头究竟在哪里。

轻微的异响声传来,紫宴立即把培养箱放回桌上,若无其事地靠床坐好。

门打开,小角出现在门口。

不知是终年少见阳光,还是身体依旧不舒服,他脸色惨白,眼神看上去十分迷惘凄凉,就像是刚刚从一个漫长的美梦中惊醒。梦醒后,发现竟然樵柯烂尽、人事全非,一切和梦境中截然相反。

紫宴温和地问:“怎么没戴面具?”

虽然他自己也没戴面具,但他知道自己身份特殊,懂得回避危险,小角却傻乎乎,压根不明白他的脸在阿尔帝国意味着什么。

小角没有回答,目光从紫宴的脸上落到他的断腿上,定定看着,就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一觉睡醒后,明明双腿健全的人就变成了残废。

皎洁的月光下,小角的身影看上去陌生又熟悉。

紫宴的心跳骤然加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你是谁?”

————·————·————

清晨。

洛兰起床后,去查看小角,发现医疗舱空着。

她吓了一跳,急忙去找他,发现他在厨房。

小角戴着一个铂金色的半面面具,穿着白色的厨师围裙,正在烤面包、煎鸡蛋,准备早餐。

洛兰问:“什么时候醒来的?”

“半夜。”小角倒了一杯洛兰喜欢的热茶,递给她,“早上好。”

洛兰接过热茶,坐在餐台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昨天为什么会晕倒?”

“不知道。”小角的眼睛中满是困惑,似乎自己也不明白,“驾驶战机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很多和战机有关的画面,就好像以前飞行过很多次,觉得特别累,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洛兰昨天就是这么估计。

应该像他以前看到战舰时一样,脑子里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战舰的构造图,只不过这次人正在高强度飞行中,没有时间慢慢消化突然涌出的大量信息,大脑就罢工了。

洛兰抿了口热茶,问:“你还想驾驶战机吗?”

“想!”小角眼巴巴地看着洛兰,似乎生怕她不带他去了。

洛兰笑,“我和林坚说了你需要休息两天。你先乖乖待在家里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军事基地。不过,可不是让你去玩的,是让你去当教官,训练士兵。”

“好。”小角把一碟烤好的面包放到洛兰面前。

洛兰咬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两只眼睛愉悦地眯成月牙形状,“好吃!”

小角静静地看着她。

洛兰疑惑地抬起头,“怎么了?”

小角摇摇头,低头拿起一块面包,咬了一大口。

洛兰看着他的新面具,“怎么不戴以前的动物面具了?”

“邵逸心给我的面具,说这个好看。你要不喜欢,我换回以前的面具。”

洛兰不得不承认,紫宴的审美的确比小角靠谱。

铂金色的半面面具,造型简单,几乎没有任何修饰,只是在额头和眼睛周围有些凹凸刻纹,但和小角冷硬的气质浑然一体,让人觉得脸上的面具没有丝毫突兀。

“你要去做教官了,需要点威严,戴这个更好。”洛兰探过身,摸了下小角的面具。

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看着是金属质感,可摸着很柔软,十分轻薄,紧贴着脸部。训练和飞行时,都可以直接在外面戴上头盔,看来紫宴考虑的可不仅仅是美观。

洛兰叮嘱:“不管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摘下面具。”

“好。”小角答应了。

洛兰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去开会。

小角像往常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把她送到门口。

洛兰看到守候在飞车旁的警卫,对小角说:“你回去吧!”

小角听话地止步。

洛兰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住脚步,回头对小角说:“再忍耐一天,明天开始就不用无所事事地待在房间里了。”

小角温驯地说:“好。”


长按识别二维码→马上关注

本内容版权归

桐华

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这是希望的春天,这是绝望的冬天,

我们都将直奔天堂,我们都将直奔地狱。

“散落星河的记忆”系列完美终结篇

《散落星河的记忆4:璀璨》

现已全网上市

 

戳左下角原文链接即可购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