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信息认知体系到底有多坑人?

更新日期:2018-09-26
文案路人甲

想写这篇文章,也不知道酝酿了有多久了,反正已经很久很久了。也采集了不少生活中最真实的素材,对各类信息收集、整理、分析以及认知的比重也逐渐从虚拟的网络世界,走向了真实的生活之中。

每天打开手机,琳琅满目的各类新闻总是在强烈的刺激着我们的视线,让我们不得不看。更多的“流氓软件”会强制的提示着我们去看,哪怕你只是扫一眼他们写的标题。不是这里的“幼儿园小孩被虐待”,就是那里的“网约车遭遇咸猪手”,要不就是“你吃的啥啥啥又是什么黑作坊里做出来的”等等新闻冲击着我们最敏感的视觉神经,又切切实实的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有时候我宁愿相信与我们打交道的都是好人,可我们看到的新闻却总在给我们狠狠地扇着耳光,刷新着我们对这个社会的认知程度。

上周之前的某一天,闲来无事,我随手截了几张新闻标题图给了一个新华社的媒介朋友。问他“现在的新闻怎么了?怎么全都是这种带有色情和暴力的渣滓新闻?”他说“没办法,男人爱看,正能量的没人看,说假,是鸡汤。”也对啊!诗词和歌剧美是美,身边的人又有几个有雅兴去欣赏呢?

有时候,小甲我会感叹,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我们又在背后起了多少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不否认,我们这群人,也要生活,也有考核。一直特别钦佩的太史公司马迁,在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也只有他一个。生前并不得志的他,受尽了屈辱和折磨,并且在遭受让男人无法抬头的腐刑之后,忍辱负重写出了一部“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

而在这个流量经济时代,写出来的东西,要新奇,要吸引眼球,只有这样才能变现。由此带来的结果,我觉得特别可怕。当人们的信息认知体系变得逐渐扭曲的时候,悲剧正在一幕幕上演。生活中、网络上,看得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我们已经习惯性的、潜移默化去做选择,并不再理会做这个选择对或者不对。

很早之前,看过一个关于家暴的心理小故事。说是国外有位父亲酗酒后打老婆,三胞胎儿子看到后,各自的心理想法却是不同的。

老大:酒喝多了真可怕,长大以后坚决不喝酒。

老二:妈妈真可怜,以后要对她好点,长大结婚了也不能打老婆。

老三:原来,男人结婚是可以打老婆的。

还记得之前“老人倒地被好心人扶起反被讹”的新闻,这个新闻原本是想教育我们,去做刚刚故事中的老大和老二,可事实的情况如果发生在自身之时,我们都会潜移默化的选择做老三。不为什么,这都是人性使然,有时候你不那样做,身边的人会说你是傻逼。我们需要认同,特别是身边人的认同。

对,就是认同感!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传销。网上每次爆出大学生甚至更高学历的人被骗去搞传销的新闻,评论区总是会有一群喷子谩骂,说他们的书白读了,甚至更难听的话。其实这就像座《围城》,城外人看城里人,你以为你很懂城里人,其实你并不懂。如果你也只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传销人士花言巧语的把你骗过去感受那个氛围,你照样也会死心塌地的卖命到家破人亡。这其实跟读多大的学历并没多大的关系,因为你想得到身边人的认同感。而当你身边人全都是一群居心叵测的骗子的时候,你照样也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去骗。却浑然不知那是在骗人,而被美其名曰的粉饰为“善意的谎言”。

一个人跟你讲,你当是天方夜谭;十个人跟你讲,你觉得是低级骗术;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甚至整座城市营造出来的氛围就是那样的呢?你是不是会动摇?我想大多数人都是会倾斜心中的天平的。没吸毒的人,可以妄言自己吸毒后全靠意志力戒掉毒瘾。可当你真正吸过之后,如果没有外在干预的前提下,你根本就戒不掉。

传销亦是如此,这就是传销,可以说真正牛逼的传销,根本就不需要用到暴力、殴打、限制人身自由。说着说着,你感受着感受着就会沦陷进去。

不要问我为什么可以写得这么真,那是因为我很多年前曾花费一周时间,亲身实地的被一个同学骗去广西百色感受过那个氛围。如果不是去之前家人打过预防针,很有可能我早已沦陷,被打落尘埃。

端午回家,我妈问我“你一个男孩子,怎么天天在朋友圈里发你做的菜,让别人看了像什么样子。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写文章的吗?你小姨还说写的很有水平的,特别深奥,很多她都看不懂,怎么现在不写了?”


她不懂的是我的心理变化,我用朋友圈只是在纪录我的生活。我现在偶尔才写上那么一篇文章,是因为觉得之前的文章写得太频繁,没什么深度,也并没有去花时间去沉淀和求证的一个过程。而在大城市里生活惯了,我其实也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一直生活得很用心很用心,用心到她根本不知道的一种苛刻程度。生活的环境不同,也造就了不同的价值观和认同感吧!

我能怎么说呢?花言巧语骗亲人又做不到,实话实说又太伤人心。回到家,聊到一些不好说的话题的时候,我只能保持沉默。其实别人怎么看,一点都不重要,很多小故事十年前看和十年后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来,再讲个小故事!

说以前单位没分房的时候,那会儿职工住的都是筒子楼,一户一间。有个大学数学老师找了个纺织厂厂长的女儿做老婆。婚后,生活很幸福,生了个儿子。他老婆心想,这下孩子教育学习不成问题了。老公身边都是老师,氛围好啊!孩子读小学时,夫妻轮流辅导功课不成问题。转眼,念初中了,有一天孩子有道历史题不会做,问他妈。

孩子他妈说,我也不会,你去问问对门的张老师吧!孩子就咚咚咚敲开了对门张老师的门,张老师一看题说,我是教政治的,历史题你去问问三楼的李老师。孩子又跑到三楼找李老师,李老师说,我教历史不假,可这是周朝的题,我教的是汉朝的,四楼有个赵老师,他教周朝的历史,你去问问他。孩子拿着本子又上楼找到赵老师,赵老师说,周朝有近800年历史,我只教西周,你这是东周的题目,我也不知道啊!

孩子很沮丧的,拿着本子下楼回家。路上遇到一个校维修部的刘师傅,刘师傅看他那样子,就随嘴一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孩子就说,有个题不会做,问了几个老师,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刘师傅说,给我看看。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孩子就把本子给递了过去。没想到的是,刘师傅竟然会,还说很简单,也告诉了他解题思路。

是不是很讽刺?十年前看这个故事的时候,那时候稚嫩的思想会让我去嘲笑那些老师。可十年后再看,我觉得那些老师做得对,很明智。不会不懂装懂,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让那孩子抱有幻想,让他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上来讲,他们已经达到了第四层的境界,知道自己术业专攻的方向在哪里,有很强的自我认同感,也并不在意他人无礼的嘲笑和讽刺。说得直白厚黑一点就是,屁股决定位置,位置决定思想,思想决定着自己的修为和谈吐。

好,再说一听人说过的事儿!

因为多年从事医疗的缘故,小甲我认识一省内业界专科领域泰斗级人物,专门治癌症的。之前由单位出资,我给他策划过一个新闻宣传类视频,并且还在电视台播出了,由此关系变得颇好,他年纪挺大的,是我爷爷辈人物,可以算得上是忘年交吧!

他跟我讲,他做了一辈子医生,每一步都走的如履薄冰。遇到的患者,能治就治,能治好的也会再三求证,专家会诊。实在治不好,也不会浪费患者家里一分钱,会建议家属转院到北上广深的大医院或者同济、协和之类的医院。

有一次,他的一个学生,在山西大同接诊到一个癌症中晚期患者。拿不定主意,请他去会诊。他千里迢迢赶去大同,患者所有的检查结果看了,唯独缺一个最近一周的活检病理结果,原存的是一个月之前的。学生让他主刀,说大老远来都来了,就做了吧!他说,要看那个结果之后才能决定做不做。患者家属觉得之前已经做过,没必要,况且这个检查又贵。患者也表示很痛苦,不愿意。然后他就自费回来了,临走前,他还告诉患者家属,保守治疗,患者至少还能活半年。事实上,如果他做那个手术的话,无论手术成功与否,他的差旅费当地医院会报销的,当然还有出诊费。他没做,自费走了。

后面的结果是,那个患者让家属换了个医院做手术,并没有采取他提的意见,手术专家才打开腹腔,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术中,大出血,患者没有撑过来,死了。

如果说刚刚写的都是道听途说的事情,那个病人的生命还算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癌症中晚期,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死而无憾。小甲我再讲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也是在医院里面发生的事情。

不久前,家里的长辈肺上有点小毛病,在老家打了半个来月的针,一直不见好,害怕得了什么不好的病。来武汉,本想去同济瞧瞧,没挂到号,我又张罗着她去了协和。挂号、排队、看专家、做了个小手术,所幸并无大碍。看病期间,每走一个步骤,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只有到了这种大医院,你才能感叹出生命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住院期间,隔壁床,一河南籍女子,51岁,说话、做事看起来还挺麻利、精神头儿倍儿棒!看病、挂号都是她自己弄的,手机APP操作得贼溜。话说,人活到这个年纪能有这样,已经算得上是非常时髦了。哪像我们家人,出趟远门,就生怕被人骗了。山村穷旮沓里出来的人,来个武汉,看啥都是新奇的。坐个地铁,转来转去的,感觉像是走迷宫,生怕走丢了,一路紧紧的跟着我。

那女人谈起自己的一双儿女,时时刻刻都展示着自豪的表情。俩娃争气,双双考上了大学,已经毕业参加工作。河南人结婚早,儿子结婚、女儿出嫁,给儿子买了房。这种角色,在我们老家的风俗是给新婚夫妻做牵娘的绝佳人选,更何况她那一双儿女还上了大学,老说法是文曲星下凡,福气满满。(牵娘:新娘在下婚车进男方家门的时候,照顾和保护新娘的人。最好是儿女双全的长辈,能说会道,会讲吉祥话,在新人家里的地位很高,一般是舅妈。)

协和医院大,人多,检查的项目也多,更细致!住院其实主要就是在等检查结果,每天照常挂两瓶水。来住院的,大部分都是这样过来的吧!她住了一周,结果出来了,医生告知问题还不算太严重,开药回去调养,保守治疗,可以治好。但费用比较贵,手术时机不成熟,手术费用比这个更贵。吃药一个月要2万,期间要来做两次复查,顺利的话半年就可以痊愈。也就是说保守估计要花费12万。

要知道,这里是协和,中国医界的最权威的医院之一。就现在这么紧张的医患关系和形势,疑难病面前,没有一个医生在诊断病情时敢轻易下能痊愈的话。既然说了,那就应该治啊!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简直比电视剧里还狗血。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全来了,听医生讲完到检查结果和诊疗方案(主要还是费用问题)懵了,儿子儿媳转身就走了。女儿还算有点良心,没有直接走,说出院回家,去别的医院再看看,留着女婿一个人在病房照顾她。

一辈子的含辛茹苦,在此刻瞬间坍塌了。两侧的眼角默默地渗出的几滴眼泪,没一会儿就像那决了堤的大坝,哭得伤心极了。之前那大放异彩的能言善辩,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了!临走的间隙,心情特别低落,还拉着我家人不停的絮叨着我一句也听不到的私房话。

后来家人告诉我,她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是觉得自己的儿子白养了,特别失望。以前说“养儿防老”,现在看来只能靠姑娘了。但姑娘已出嫁,床头料理一下就算尽心了,怎么可能花大钱呢?况且上面还有个哥哥,家里的钱不在她手上管,她只能回去等死了。

她才51岁,原来12万,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写在最后:

从沉迷网络游戏,到靠网络吃饭生存也有十余年了。近几年,也在开始慢慢分割精力到真实的生活之中。目前的网络对于我来说,只是一项工具。我只是在用它,并且用好它,也不会再去沉迷。最近一年,比较喜欢的是去研究一些历史古文类、生僻类、学科类、系统类的一些东西。比较杂,看起来枯燥却又相当有趣。也不知道对今后的人生有用没用,只是当做一个兴趣方向在拓宽自己的眼界。

不知不觉已经写了这么多,也讲了不少故事,有从书上、网上看到的;有道听途说、口耳相传的;也有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谴责什么。只是想告知大家,处理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面临抉择的时候,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但求心安!

小甲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渺小而又平凡,我也理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生活中也有各自的难言之隐。有时候想想,那些专家、教授、老学究的执拗性格和做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参透他们那深邃的含义和想法。

专注 · 原创 · 分享 · 创意

文案路人甲(wenanlurenjia)

用心原创写好文,十年以后成大神!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