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我吃不饱面包,也听不到贝斯~

更新日期:2018-09-26
猫爪电影

写电影之前,我们来讨论一个说着说着可能就会哭的问题:

面包与贝斯,即所谓的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你现在在追求的是哪个阶段?

很少有人能做到“性命双修,身心不离”,太多人努力计算着怎么样才能一餐饭够吃一天,因此,如果非要按照物质与精神来等分生活状态,按照数列,就有四种组合方式:

emmmmmm~~~以上纯为了调查大家的收入(嬉皮笑脸)


其实昨晚其实想了很久,物质和精神并不是并行,只是一种情绪。我想要吃泡面,是物质,我想要非常开心的吃泡面,是精神上的追求。但是不能划分那个吃泡面的人就是追求物质的人,只是没表现出来情绪而已。


给了大家误导之后,再来聊下今天要推荐的这部电影:《燃烧》,电影据说是改编了村上春树的《烧仓房》和借鉴了福克纳的《烧马棚》。


一看就富有文艺气息,电影也是一样,很平缓,建议大家静下心来观看,确实是一部能催眠的电影。


电影哲学意味很重,可以切入的点也非常多,我按照我的思路边聊剧情边说我的理解。


女主惠美呢,是个卡奴,在N多卡债的重压之下,身兼着数职,但收入微乎其微,时而也靠几个男人的接济过日(我猜想的)。

在一次商场促销活动中,惠美认出了儿时同村人钟秀,随后用中粉色女士手表的方式,套路了一波男主,先让人家请吃了个晚饭。


穷人往往在吃番薯时假象着自己吃的是山珍海味,并用幻想出的这些事来替代原本的记忆。


惠美也如此。


她向钟秀表演了一个哑剧:剥橘子。

她拿起一个想象中的橘子,慢慢剥皮,一瓣一瓣放入口中把渣吐出。吃完一个,把渣归拢一起用橘皮包好放入右边的盆。如此反复不止。



不要以为这里有橘子,而只要忘掉这里没橘子。”她说。



非常哲学,翻译成人话就是:别人觉得你有存在的必要,那你就是真的存在。


钟秀因为惠美的这个“说禅”,动心了。想要成为小说家的人,总是会爱上缥缈而又抓不住的东西。


惠美说,她要去非洲游玩,去见识那些精神上有着饥饿感的人民。


还有,家里有只猫,帮忙喂下。


不由说一句:套路。

钟秀确实去了,但是没有见到猫,女主又来:确实有养猫,他只是躲起来了。(你相信有猫,他就存在)



后来就发声了一段不可描述的故事~~~


惠美去了非洲后,钟秀时常来喂那只他看不见的猫。

等到再次见到惠美,惠美带了一个新的男友——本;


随后就是各种上流社会与二流子的差异,钟秀的大卡,本的保时捷;钟秀破破烂烂的家,本的高档小区;

并不是言情小说,也没有描述本对钟秀或者惠美有任何看低。相比惠美与钟秀的各说各话,本显得更成熟及有分析力。虽然本一直也想要自我毁灭。


同时,他也喜欢看着“祭品”“毁灭”。女孩,就是他的祭品。



已然财富自由,生活也不是童话,他对下层女孩感到乏味,只是祭品,需要经过2个月的培养。


2个月将至,钟秀家到此一游。


夕阳,田野,大麻,女人,一丝不挂。


惠美是想要挣脱现实的,同时,也想要从此消失。


本就是那个让他消失的人。


"我觉得世上好像有很多很多仓房,都在等我点火去烧。海边孤零零的仓房,田地中间的仓房……反正各种各样的仓房。只消15分钟就烧得一干二净,简直像压根儿不存在那玩艺儿。谁都不伤心。只是---消失而已,忽地。"



那天之后,惠美就像晚霞一样消失了。


后台回复“燃烧”,获取电影资源。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