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诗会上,曹雪芹轻轻一笔,贾迎春之美瞬间酣畅淋漓

更新日期:2018-09-24
珍爱红楼梦

珍爱红楼梦

每天一场解说,伴你轻松读红楼


迎春这个名字听来很觉美好,凛冬刚过喜迎初春,一切都将要生动起来。但迎春的一生实在太过平静,如若不是结局的悲惨,估计都不会有人记得大观园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

迎春的出场也是平淡至极,黛玉的第一感受只是“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同样是身量已足的探春却是顾盼神飞,见之忘俗。

这八个字,也就是迎春一生的基调了。人们从未见她发过脾气,她也从未见她像史湘云那样大说大笑过,甚至连惜春的执拗都没有,实实一个烂好人。

一开始,作者似乎也没怎么记得她。她在第三回出场,作者让其开口说话,比只有一次出场的元春都晚很多。

直到第二十七回,莺莺燕燕一众人饯花神,独不见黛玉,不被关注的迎春才向众人开口道:““林妹妹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还睡觉不成?”这也是她语气难得快乐难得在众人面前活跃的一次了。

再次就是大观园第一次诗社起兴,所有人都到场了。大家兴冲冲地彼此取别号,迎春却又暗淡了下来,她扔出了一句大实话:“我们又不大会诗,白起个号做什么!”你们会做你们做,我本不会做,不想附庸风雅格。在众人面前,她就是这样不屑于活跃,时时刻刻甘愿淹没在人海。

最后,就算接受了薛宝钗的“封号”,并成为了副监社。她也是一种甘愿被动承受的态度。当说到出题限韵时,迎春的提议是很随性的,不愿着上“我”的色彩。她说不必限定一人,竟要拈阄才为公道。限韵时,更表现出自己的本性,找了个小丫头定了韵。

只不过这恰恰又是迎春的色彩吧,她心中不萦万物,全然随心,无为而治,正是不能有一丝穿凿的诗性。这种诗意、随性,倒是我很欣赏的。

菊花诗会,又是迎春生命中的一个小高潮。但,细想此次出题不限韵的湘云宝钗,正是随了迎春上次的提议。无为而有所为,最终菊花诗会成为大观园里最为成功的一次诗会。不得不感叹,这或许是作者对于迎春的最大赞许吧。充分给每个人自由,生活才会更加丰富多彩。

这不,这华丽的诗会,俨然与迎春无干,但是,迎春却也在那里独自成了一幅画。

林黛玉因不大吃酒,又不吃螃蟹,自令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杆坐着,拿着钓竿钓鱼。

宝钗手里拿着一枝桂花玩了一回,俯在窗槛上把桂蕊掷向水面,引的游鱼浮上来唼喋。

湘云出一回神,又让一回袭人等,又招呼山坡下的众人只管放量吃。

探春和李纨惜春立在垂柳阴中看鸥鹭。 

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

一幅幅美人图,是那样的动人,大家都沉浸在诗的意境里,读者们也甚是羡慕之,要像贾宝玉一样,要去跟黛玉钓一会鱼,跟宝钗撒一回花,跟湘云吆喝一会……

第一个镜头给了黛玉,但是我们的作者却把压轴的镜头却给了迎春。又独在花阴下她,拿着花针穿茉莉花,是那样的安静美好,犹如生活在桃源里的女子——素洁、清芬、质朴、玲珑,又迷人。与世无争的女孩,原来也是这样的独具魅力啊。

那刻,如梦境一般的女子贾迎春,与菊花的精神相写照,也就成了那场诗会最美丽的底色。二木头也就不是一株枯木,而是一株最美的茉莉花。

果真是,菊花诗会上,曹雪芹轻轻一笔,贾迎春之美瞬间被表现得酣畅淋漓。

只是,此后迎春的美好,在曹公笔下依然少得可怜。只有她的淡然处世,不悲不喜。

但人间终究不是天堂,生活只让她成为一朵花,没没教给她生存的技能,她不知道对于恶人的纵容就是对自己的伤害。她学会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春寒料峭的日子,她也就只能受尽摧残。

我们可以有迎春云淡风轻、有她的通达无挂;也可以像她一样,有一颗敏感的心,关心每一个姊妹,在那么多姊妹当中能够第一个说出黛玉不在;也安静地闲敲棋子独穿花。但对于恶人不能一味中庸。必要的回击,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每个人的社会责任!

喜欢此文,请长按二维码

识别关注:珍爱红楼梦


欢迎多多点赞、留言、分享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