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深海的绿毛水怪——纪念科幻小说诞生两百周年!

更新日期:2018-09-20
科幻基地

  “我们好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绿毛水怪》

从两百年前玛丽·雪莱《弗兰肯斯坦》中疯狂科学家制造的无名怪物一直到今天,小说和影视里的怪物形象就层出不穷,有哥斯拉、异形、金刚、人鱼、大白鲨、蝇人、狼人、水怪、炎魔、异鬼、仿生人等等。这些怪物从外形和习性上各具特色,而王小波科幻处女作《绿毛水怪》里的怪物形象无疑是最具有浪漫特质的一个。

 

绿毛水怪初次出场,是在海边的礁石上,“我一下把身子蹲下,从石头后面小心地看去,那个怪物背对着我。它全身墨绿,就像深潭里的青苔,南方的水蚂蝗,在动物身上这是最让人憎恶的颜色了。可是它又非常地像一个人,宽阔的背部,发达的肌肉和人一般无异。我可以认为它是一个绿种人,但是它又比人多了一样东西,就其形状来讲,就和蝙蝠的翅膀是一样的,只是有一米多长,也是墨绿色的,完全展开了,紧紧地附在岩石上。”绿毛水怪的身体像一个成年男子,有握着三股叉的手,体形健美,脚上有五趾,还长了一层很长很宽的蹼。

    

查阅《绝迹动物古抄本》里斯宾塞·布莱克医生的解剖手记,与十一种不存在生物的骨骼肌肉结构图相比较,发现绿毛水怪从形体上接近厄里倪厄斯人面鹰,从意象上却更接近海妖塞壬,也就是人鱼。人鱼在动物界的分类属于脊椎动物门,兽鱼纲,有尾目,塞壬科,塞壬属,海塞壬种。绿毛水怪的生活习性与人鱼近似,也是生活在深海里,偶尔浮出水面。形体上的区别是比人鱼少了一条尾巴,多了一对翅膀。那么绿毛水怪从动物学分类上应属于脊椎动物门,兽鱼科,有翅目,绿毛科,绿毛属,绿毛水怪种。

    

绿毛水怪第二次出场,也是在海边的礁石上,只不过这次换成了雌性怪物, 其中一个怪物正是陈辉的幼时玩伴,“我回头朝后看看地势,猛然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身后的礁石上也爬上来好几个同样的怪物,还有女的。女的看起来样子很俊美,一头长长的绿头发,一直披到腰际。可就是头发看起来很粗,湿淋淋地像一把水藻。它们都把翅膀伸开钩住岩石,赤裸的皮肤很有光泽。至于装扮和第一个差不多。头上都有铜盔,手里也都拿着长矛或钢叉,离我非常之近!”

长期生活在海底,却长着一对不合时宜的翅膀,这样的绿毛水怪真的存在吗?作者在荒诞叙事中透露着无限的惋惜,那是对一个自己在现实中永远无法抵达的世界的一种缅怀。《绿毛水怪》有着影片《怦然心动》和《两小无猜》的纯粹,对幼时玩伴之间情感关系的描写既模糊又精准,有过童年的人一定会感同身受,不由得为他们流下一滴惋惜之泪,这是一个与爱有关却又不仅仅是爱情的故事。

陈辉和杨素瑶,一起省吃俭用偷偷购买过两百五十八本书,书的总价是一百二十一块七毛五,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巨款。有《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马尔夏斯的芦笛》、《牛虻》、《在人间》、《雾海孤帆》、《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等,其中《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里卡加郡主与涅朵奇卡的友谊让两人终身难忘。即使杨素瑶后来化作绿毛水怪跃入深海,他们两人的精神世界也是永远共通的。

最近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水形物语》,里面的水陆两栖怪物全身布满鳞片,也有着高度发达的智慧以及同理心,形体和意象上倒是有几分像雄性绿毛水怪,结局也是让人不禁扼腕叹息!

绿毛水怪所生活的深海,那是一个与陆地大相径庭的丰富精神家园,寥寥数笔,已经让人心生向往。深海底下既有高山峻岭,也有辽阔的平原大川,吃的是鲨鱼肉、鲜海蜇、龙虾螃蟹、牡蛎海参等陆地上少有的新鲜食材。海水终年笼罩着一层蓝色的宝石光,它们既可在鱼群中自由穿梭,亦可在夜晚乘风飞起,绕湖数圈,观赏月色映照下的环形湖。绿毛水怪能逆流而上到达刚果河、亚马逊河的源头,也能在深夜时分飞到水城威尼斯的铅房子顶上。见识远远超过了人类,它们曾目睹过火山熔岩酝酿数千年然后从深海底下壮丽喷发,也见过神秘的文明废墟无助地沉入地中海继而被灰烬永久掩埋,还时常进入深海各地的沉船里去找寻远古的宝藏……

绿毛水怪绝对不是普通动物,不是海豚,它们拥有相当高的智慧,它们当中有知识渊博的学者,也有自创流派的艺术家,还有数量不菲的科学家。既可以游上数百公里去岩洞音乐厅里听水下音乐会,也可以聚在一个珊瑚礁的山洞里做高科技实验。那真是一个美妙的异世界!

    作者借小说主人公陈辉之口,在重重夜雾的包裹下说了一句意象很美的诗:“我们好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他是向往那片深海的。

王小波年仅45岁就已病逝,还没来得及对自己的“小说原石”进行打磨,让更多读者接受就已离去。尽管如此,他仍然是幸运的。正如《三体》里云天明购买了一颗肉眼看不见的恒星,在安乐死之前听到的,“你仍然很幸运,这世界大多数人到死都没向尘世之外瞥一眼。” 他们比大多数人幸运,至少他们都已经瞥过一眼星辰大海。

小说里的绿毛水怪杨素瑶早已潜入深海不见踪影。王小波若是绿毛水怪,相貌再丑也是幸福的,因为他像头猪一样特立独行、像只笨驴一样固守执着、像只耗子一样啃食浪漫。“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超越庸常生活里的一切。”超越庸常生活里的一切,绿毛水怪做到了。

春去秋来,物是人非,就连礁石也被磨平了棱角,那个乘风在月下飞舞,给陈辉留下一本精装《雾海孤帆》的绿毛水怪还不曾回到礁石边上。

…… ……

这个怪物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