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意淫的我的生活,就是我生活本身。

更新日期:2018-10-02
热血3要高飞


应该从哪里开始继续我的生活。

说起来,我并没有笔名。

这也不是我2018年的第一篇。

我最近在考虑买粉丝这件事。

认真的,把它当作事业重心的一部分的在想。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

当然,首先,我并没有啥事业。

这致使我在发名片的时候,只是想告诉别人,我那难以记住的中文名字怎么写。

并且近一年,我连一张都没发出去。


买粉丝的这件事,是我在经营公司平台的时候偶尔发现的。有个人在后台留言,说加他微信可以买粉丝。留了几次言。

我信以为真。

于是,我加了他。我和他说,我不会为公司的微信号买粉。我是以个人的名字买粉。

价格我觉得不贵,如果是真的话,在我能接受的合理范围以内。并且那时,他们还在搞促销。送大冰箱的活动。考虑到我无处安放赠送的大冰箱,所以这活动对我的吸引力为零。

此外,已近月底,捉襟见肘。

我是按时按月的在花钱。并无存余富足的钱。

对我来说,这个习惯就好像银行定存。反正富足的钱放银行里,你也拿不出来。

如果钱只是数字。毫无意义。


既然价格能接受。我考虑的就是长期以往的经营。

我该怎么经营我的公众号。是个问题。

我现在每个月,已经做极少的培训。作为一个培训师来说,现在授课少的程度好像快临近退休的老教师。偶尔出一出手。好似满风光的。每个人都要为你鼓鼓掌。实质就是本分而已。不值得骄傲,也不值得留念。我体检下来唯一的咽炎,大概是我是个培训师最好的存证。除此之外,已无其他。


工作内。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计划推送和编辑文字。我是喜爱做这些的。作为一个自闭症少年,以及自以为是的广告专业毕业,唯一有那么点才华的地方就是想象力。我捧着这唯一的丁点才华安然度日。这就好像最后的底线一样。想着,没事,我总不见得饿死。


很久以前。我觉得想的这些事,会随着年纪增加而减少。变得不再有激情和创意。我那时意淫的36岁的生活,应该是素衣锦时。但不知是现代人延长了寿命还是天生那么躁。...始终还在。


既然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变成了一个伪专业的编辑。那我为什么不能经营好我自己的公众号呢。我可以每个月写个推送计划。那些记在备忘录里的小点子们早就蠢蠢欲动。我盘算的故事会。我身上发生的事。我的工作。我想遗忘的过去的事。都是素材。且不要钱。


why not。



我不止一次想过。在夏天的夜里,开着灯伏案写字。穿十块钱松垮的T恤,头发凌乱,手边是一杯茶。松散毫无杂念的样子。写一些看上去很荒唐的故事。她爱上他。她爱上她。她流离失所。她爱到荼蘼。...


但这也不全是意淫。

生活本身就荒唐。年轻时候以为会爱一辈子。然而,是一辈子,但却不是一个人。之所以荒唐,因为,爱并不是一件独自完成的事。你伟大的爱情,最后感动的只有自己,歌颂的也只有你本人。她可能依旧嫌弃你没钱没陪伴,没耐心没大钻戒和金表。他可能对你生完小孩像水桶一样的身材再也提不起兴趣,他觉得你再也不好玩,原来的温柔看起来也只是没个性。


你的全部,变成了彼此心里的碎片和零零散散。不值一提,却如影随形。


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可能有个黑熊精送的金戒指就变心的。可能有个漂亮的小姐姐温柔如水就变心的。感情不过就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果一辈子,便能写成诗写成歌。但你我都不是诗歌。凡夫俗子。心存杂念。


这都不是故事。这就是我们周遭的生活。

剧本里有你有我。喝杯酒就倒出人生。


因为无聊,我经常看亦舒的书。她说,老阿姨怎么总看言情小说。

我想一想,因为不用动脑子,而且我喜欢她那种古早老旧的说话方式。言简意赅,带着点粤语带着点上海话。感觉。


有一日,又复习一遍喜宝。


姜喜宝,年轻,高挑,聪慧,好强。

她的使命是让自己活下去。

苟且或者高傲。都可以,只要活下去。

那种靠着找一个男人为她付学费,然后平等交换微薄感情和身体,能完成所有剑桥课程的活下去。

那种唾弃金钱交易的爱情,却咬咬牙回过身去,交换青春和自由以换来一世一生的财富的活下去。

她说她要很多很多爱。

她要的那么纯粹。

如果没有的话,她要很多很多钱。

也纯粹。

可是交杂了金钱的爱情,她不信。她不信她爱上了他,她也不能让对方相信她爱着他。

他等一世。猜一世。

纵使金钱几生几世都挥霍不完。

但爱情还是时日无多。

她等一世,盼一世。

却在25岁,便像孤寡老人。不再数钱和期待爱情。


金钱和爱情。浓缩在25年的精华里。仿佛一世。

所以生命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能用80年来过完人生。

而有些人,只用25年。

年轻的脸庞苍老的心。和苍老的脸庞苍老的心。

谁说不一样呢。最后还不是殊途同归。

尘归尘,土归土的。




故事的结尾,到底买不买粉丝。

我都已经想好了买下以后写下的第一篇。

并没有期待以他盈利。当然能盈利是最好。

我想,那些意淫的人生应该有个载体。

那些我想说的话,做的事,应该有个出口。

那些我们看见的人生,都不应该一以蔽之视而不见。

那些虚假繁荣的人生,都能藉此挥手告别。

我曾经有的忌惮。都想放下。

既然他们能发生,就应该能真实坦然和堂而皇之的存在在此。

 我再砍砍价吧那么。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