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害社会工作的整合视角及其本土实践

更新日期:2018-09-26
中国社会工作

灾害情境中的社会工作服务需要整合视角

灾害使社会工作的助人活动处于非常态情境之中,灾害社会工作因此集中地遭受到一种特殊的“ 情境挑战”:第一, 灾害情境具有突发性,使灾害社会工作的开展面临时间和空间上的压缩性。与一般社会工作不同,灾害情境中的社会工作服务面对的是人与环境的急速变化,其面临的重要挑战在于如何在灾后迅速展开紧急响应,并在破碎秩序中回应大量服务对象不断变动的需求。第二,灾害情境具有不确定性,使得灾害社会工作的开展具有事前的不可预料性。灾害情境中难以使用通则化的服务方案, 对灾害社会工作构成极大挑战的是相对未知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以及不充分的信息提供。第三,灾害情境具有复杂性,使得灾害社会工作服务需要在灾害的复杂情境中回应多重需求。灾害与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脆弱性相互作用,灾害社会工作需要综合回应灾害形成的联结效应及其个人、家庭、社区、组织乃至更大层面产生的影响。

可以说,灾害情境中的专业服务推送无异于一种异常的经验,它超出了社会工作的日常服务范畴,使常态情境下的服务机制面临失效的风险。灾害情境对社会工作服务提出了特殊的要求:没有任何一种单一的处置模式能够用以应对灾害的复杂影响,灾害需要得到综合的理解和干预。

然而在长期的发展中,社会工作始终摇摆于“ 微观- 矫治” 与“宏观- 变革”之间分割的专业选择。社会工作内部在知识传统和服务形态上的深刻分歧,一方面使其难以回应知识多元性的挑战,另一方面使社会工作者在应对复杂情境和复杂问题的服务过程中对于究竟能够做什么、怎么做,缺乏综合调动知识资源的理论指导和实践框架。在灾害这样的复杂议题面前,社会工作已经因缺乏整合性视角而深处服务有效性和系统性的困局。

与其他理论视角的单一关注点和理论逻辑不同,社会工作整合理论至少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首先,社会工作整合理论在理论范式的选择上,以打破理论背后认识论、方法论的截然对立为基本立场。其次,社会工作整合理论在实务取向上,主张采取一种全象限、全层次的干预策略,并确立综合回应个人/ 家庭与社会各层面问题的实务目标, 从而打破传统实务中的单一性和专业化分割。再次,社会工作整合理论在技术层面上,不再是孤立地看待所谓的社会工作三大方法,而是通过统合三种方法来回应案主所面对的复杂问题。最后,社会工作整合理论的基本逻辑是在统一的社会工作一般基础之上开展知识合作、发展具有内在逻辑的多面向实践框架,从而获得对社会工作“共相”与“特相” 及其相互关系的重新理解。

整合视角下的灾害社会工作本土实践及效果

中国灾害社会工作尽管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舟曲山洪泥石流、芦山地震后的灾害救助中有了一些初步探索,但其专业性、有效性和系统性仍然是专业服务提供中待解的智识困惑和制度困境。2014 8 3 日,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 级地震。在社会工作整合理论的指导下,笔者所在的上海社会工作服务队(以下简称“上海社工队”)在中国本土语境中实践并发展了灾害社会工作整合模式。一是在服务理念上,确立了导向“社区发展” 的灾害社会工作服务理念。二是在服务方案上,确立了“社区为本” 的灾害社会工作服务方案。上海社工队在具体方案的设计上依照灾害发生和安置社区的不同发展阶段,形成了递进性的社会工作服务方案。第一批上海社工队主要以“社区介入”为重点,推进了以需求评估为依托的灾后创伤介入。第二批上海社工队主要以“社区增能”为重点,推进了以社区精英为支撑的社区增能服务。第三批上海社工队聚焦于从微观、中观、宏观的维度集中在心理与精神层面、人际关系层面、组织层面、社会与文化层面以及发展性生计层面推进五大方面的“社区重建”。三是在服务方法与服务预期上,打破了对于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三大方法的单一运用,而以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为依据进行方法的整合使用。进一步确定了以“社区生活共同体” 为灾区重建模式的服务目标。以整个社区以及社区中的居民为服务对象,在不同层面针对不同服务对象展开干预活动。采取整合服务的行动策略,促进个体/ 家庭与社区的共同发展。同时致力于通过导向“社区发展”的服务改变了自上而下的决策方式,建设“去中心化”的灾害治理网络。四是在服务项目开展上,上海社工队在为期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通过一系列服务项目集中推进了五个层面的灾后社会重建,形成了从微观到宏观的服务序列:围绕个体与自我、个体与外部环境的关系重建开展心理与精神层面的重建服务项目;围绕个体与他人的关系重建开展人际关系层面的重建服务项目;围绕组织与成员、组织与组织的关系重建开展组织层面的重建服务项目;围绕社区的过去与未来、内部环境与外部环境的关系重建开展社会与文化层面的重建服务项目。与此同时, 上海社工队还针对社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安置区居民最关心的问题开展了一系列发展性的生计重建服务。

总体而言,通过为期三个多月的本土实践,“社区为本”的灾害社会工作服务彰显了诸多方面的服务效能:通过以“社区生活共同体”为灾后重建模式的目标定位,灾害社会工作从聚焦于微观层面的矫治性干预逐步走向更为积极的社会资本重建。三个多月的时间,安置区居民的日常生活得到了较大程度的恢复,新的社区认同和归属感正在形成;通过个案、小组、社区相整合的服务策略,上海社工队为个体、家庭、群体、组织、社区开展了不同层面的灾害干预,使社会工作在有限的服务时间内达到服务效能的最大化。特别重要的是,“社区为本”的灾害社会工作改变了自上而下的灾害救助方式,使政府、企业、居民、各类服务机构共同行动于减灾救灾之中,形成了多主体整合行动的格局。通过一系列社会工作增能服务,社区本身开始具备解决自身问题、开展自我服务的能力,这对于社区的可持续发展以及灾害抗逆力的提升意义重大。

整合视角在社会工作实务运用中的可能逻辑

灾害的复杂情境中,社会工作期待出现一种“ 调谐使命论述”——不在“微观- 矫治”和“宏观- 变革”中进行二元的选择和摇摆,而是在中观层面重新展开新的理论和实务建构。灾害社会工作的整合实践如何可能? 它首先依赖于“社区为本”这一实践策略的确定。任何灾害的发生都坐落于特定的时空坐标,“社区”作为微观个人/ 家庭与宏观社会的中间环节,从而能够为灾害社会工作结合不同层面的干预取向提供理想的中观行动载体。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灾害经验不断表明:拥有更多社会资本、能够链接更多社会资本的社区更倾向于拥有更多的社区复原力。易被忽视的是,灾害的影响嵌入地方性的内生社会网络和原有的社会文化意义之中。因此,“社区为本” 的整合实践进一步依赖于在地方层面注重各种关系的重建。

整合视角实践成为现实,可能更深层次地依赖于社会工作内部所发生的专业反思以及在理论和实践中的知识创新。在新近的社会工作理论研究中,对社会工作定义进行了重新廓清并采取了更为综合性的理解,试图打破和超越二元论,正在形成辩证性和融合性的理论阐释。社会工作实践越来越多地被认为是由价值、目的、认可、知识和方法组成的体系,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部分可以成为社会工作实践的特点,它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整体组合的方式。社会工作共同体不断努力的一个方向就是,致力于探索并建立一些普遍适用的实践框架,他们将理论知识、实践经验以及人类关系的知识融合在一起,使这一专业的知识基础变得日益宽厚。

在社会工作的具体实践及其专业反思中,越来越多的社会工作者已经认识到在地方语境中整合专业理论、价值和实践的重要性,挑战社会工作专业服务中的分裂性和松散性成为社会工作实践的基本出发点。整合取向的社会工作服务探索以全方位的观点看待问题,着重案主问题中所包含的所有社会系统,同时运用多种方法的模式去协助案主及改变社会体系,由此挑战传统社会工作的方法分立之局。尽管仍然存在诸多理论和实践的争议,但令人欣喜的是,社会工作内部不同理论范式之间对话以及不同实务模式的联动正在成为现实。

(作者单位系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来源中国社会工作杂志编辑:谢 霄设计:谢 霄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稿平台:http://tg.shehuiwang.cn

新浪微博:@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分享是一种美德,请将本文分享给身边有需要的人!

友情提示:长按二维码将自动识别敬请关注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