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和复联并肩战斗的鹰眼,跑去拍了一部狂野喜剧

更新日期:2018-09-26
Mtime时光网

作为复仇者联盟中“鹰眼”的扮演者,杰瑞米·雷纳是当今银幕最大的超级联盟阵营的一份子,无疑对动作戏要求很高。即使不是漫画爱好者,对他也不会陌生,因为他还出演过《碟中谍4》《谍影重重4》这样的知名谍战片,以及《韩赛尔与格蕾特:女巫猎人》这样的对14世纪古老童话的重口味再创作影片。



雷纳在去年出演《抓人游戏》时胳膊受伤了,更确切的说,是在拍摄现场意外受伤。《抓人游戏》是一部喜剧电影,基于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了一群童年好友在长大以后,依然坚持玩小时候的“抓人游戏”,每年一个月,从不间断,游戏也是他们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


《抓人游戏》海报


雷纳是主演之一,他扮演的Jerry非常擅长这个游戏,甚至从来没被他的朋友们(乔·哈姆、艾德·赫尔姆斯、杰克·M·约翰森和汉尼拔·布列斯)抓到过。当Jerry终于要结婚了,他们感到是一个机会,也许,只是也许,他们终于可以打破Jerry的不败纪录了。


近日,时光网有幸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一家酒店“活捉”瑞米·雷纳,对这位47岁的演员和他的新片《抓人游戏》进行了专访,话题包括他在片场受伤的经历,其本人对竞争的看法,以及关于他可能跟马特·达蒙一起主演《谍影重重》电影的传闻。


《抓人游戏》剧照


Mtime:在现实生活中,你有没有这样一群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杰瑞米·雷纳:嗯,有,他们的名字叫“复仇者”。(笑)不,没有从小认识的,因为我总是搬家。但是在高中时,我有一群真正的朋友,我们非常非常要好。而且因为我多年以来忙碌的生活,我没法像这些人一样有时间花在一个游戏上面。



但是在洛杉矶,我有大概45个关系很紧密的朋友。我们有时会一起打打垒球,或者玩些类似的活动——但都是类似于大叔们可能会做的那些典型的事。但,是的,我有一个非常忠实的朋友,我也有很多忠实的朋友。


但不像电影里的这些家伙,这也是这部电影与众不同的地方之一,这些人从九岁十岁开始就一直这样,一直持续到他们50岁。这真的很了不起,我很喜欢也羡慕这种感觉。


《抓人游戏》剧照


Mtime:你读过报纸上登载的电影原型故事么?

杰瑞米·雷纳:是的。我拿到剧本的时候,就读了这篇文章,而且我还获取了更多信息,甚至还有家庭录像带之类的东西,这些更生动地展示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是怎么玩这个游戏的,以及为了抓住对方他们付出的各种努力。


这让我非常兴奋。我并没有太在意一群老伙伴在玩抓人游戏,尽管这很荒唐。我真正被吸引的,是他们多么忠实于对方,多么严肃地对待这件事。



《抓人游戏》预告片


Mtime:电影中涉及的几位真人在拍摄时去剧组探过班么?


杰瑞米·雷纳:是的,他们去了。不巧的是,他们来的那天我正好不在。但是后来他们去了我家,所有10到12人,我们剧组和这些真人一起办了个大派对。这也是我当时为什么不急着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的原因。还是那个原因,他们10到12个人总是这样聚在一起,所以我不用去深挖什么,去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实上这部电视并不需要做这种调研。事实上电影中的角色就是这些人自然而然的缩影。


Mtime:你觉得这部电影激发出你内心中的孩子气了么,可以这么说么?


杰瑞米·雷纳:如果你有自己的小孩,一个内心中的孩子能帮你更容易的表达自己。在这方面我一直做得还不错,为了生存我会表演很多东西,所以我很擅长与自己内在的精神沟通。但跟一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有点像有一个一起卖傻的伙伴,(笑)她会让我变得越来越傻,直到她为此爱上我。(笑)


杰瑞米·雷纳(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rmando Gallo)


Mtime:你女儿现在5岁了,你会跟她玩什么游戏呢?


杰瑞米·雷纳:“抓人游戏”,事实上我们昨天还玩了。我们玩的方式不太一样,因为在新西兰,它被叫做“Tiggy”(在美国叫做“Tag”,电影的名字正来源于此)。


这个游戏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名字,甚至在迪拜大家也玩它。世界各地的人都在玩,内容都大同小异。但是它有各种不同的名字,所以我们玩的时候会先说,“Wolfe先生,现在几点了?该吃午饭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互相追人。(笑)


父亲节雷纳晒自己与女儿照片


Mtime:电影中这些家伙为了抓到别人所花的时间令人惊讶。他们对比赛非常好胜,对待它非常认真。你在现实生活中喜欢竞争么?


杰瑞米·雷纳:竞争一直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有时是不健康的,但大多数都是健康的方式——比方说运动,特别是团队运动。对于年轻人来说只有单人比赛是不太健康的,比如网球或保龄球这种的。


总体来说,竞争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是一种积极、健康的东西,它让我们变得更好,并帮助你找到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在我人生的这个时间点,我主要是自己跟自己竞争。我不在乎一局游戏的输赢,或者是这样那样的东西。只是自己要跟自己比。


就像我在拍电影时弄伤了手臂,这对我自己来说是一个挑战——我要跟我自己和我的身体比赛,争取快点好起来,好完成这部电影,以及接下来拍的《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所以我是自己跟自己较劲,来对付这两个家伙(指他自己的两个手臂)。


《抓人游戏》剧照


Mtime:顺着受伤的话题继续问一下,因为《抓人游戏》里的动作拍摄手法跟大片一样,采取的是慢动作分解合成的方式,所以我猜受伤纯属意外?


杰瑞米·雷纳:是的,当时只是个特技拍摄,总是失败,我们反复重试。这个场景是我用一堆椅子在地板上冲浪。我们试了三到五次,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换了一种方式尝试,然后意外就发生了,我摔倒了,而椅子并没有。


然后我们爬起来想再来一次。(笑)然后我就说,“不行,我们得停下来了,开始疼了。”但之后我吃完午饭回来还是拍完了。所以回到刚才那个竞争的问题上,这可能是我那天跟自己的比赛。(笑)


我有点自己跟自己比赛的意思,因为我知道在这个场景里我需要露脸,而且我也知道可以用替身。所以我要求自己上的原因是我知道这样效果会更好。椅子在我身下滑过,我自己跟自己竞争,只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得更好,让这个场景看起来更棒。


本来应该是很光滑的,我希望自己能像银影侠一样冲下来,甩开这帮家伙,这是我想象中应该的样子。(笑)但不管怎么说我就是没成功实现。但伙计,整个过程还是很有趣的。没有比这更有意思或更酷的了,那真是个很酷的慢动作,而且我认为导演(杰夫·汤姆西)捕捉到的画面相当精彩。


Mtime:你说过因为你以表演为生,所以能够跟内心的孩子保持沟通。有什么是能让你回到青少年时代的?


青少年时期的雷纳


杰瑞米·雷纳:任何一个你知道的引子,比方说香味,都能做到这一点——嗅觉。这跟听觉是一样的,因为一首歌可以把你带回到特定的时间、地点和空间。你会回到你的寝室里。有时也会因为见到一个跟你有共同经历的人,比如一个高中同学。对我来说,通常都是音乐。


比如,如果你放一首枪炮与玫瑰的“Appetite for Destruction”,我就会觉得自己回到了我的车库里,敲着鼓,让邻居们都恨死我。我可以闻到割草机的味道,煤气就在我旁边,我就在那里,你知道么?有一千件事能让我回到过去。我5岁大的女儿也能让我回想起来很多事。



圣诞节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经历,比方说,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它会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我的记忆回随之潮涌而来。所以我的女儿也是能够勾起我回忆的巨大诱因。

Mtime:最后,你有没有可能出演另一部《谍影重重》电影?外面似乎一直有这种谣言。


《谍影重重4》中的杰瑞米·雷纳

杰瑞米·雷纳:我不知道。这似乎超出了我的“工资等级”。但如果在我70岁之前能实现的话,我会很高兴的。(笑)


注:《抓人游戏》将于6月15日星期五于美国上映。 

点击小程序,答题赢大奖!

快开始你的电影猜题之旅吧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官宣!《银河护卫队3》不会是前传电影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