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蜀葵妍

更新日期:2018-09-26
中国荣成

麦熟时节,蜀葵烂漫!

从田野间一路走来,四五里长的路边丛丛簇簇尽是数米高的蜀葵相伴,姹紫嫣红,一路花香,想起了那首诗:“扎根村野路边生,百媚娇姿沐晚风。闹市闲庭花怒绽,街头巷尾叶青葱。牡丹未必夺颜色,淑媛甘为献娉婷。久觅方知闺内字,心间困惑顿时通。”用二三十年的工夫,认识一种花,于我而言,不是执著,也算情有独衷。

这几年,随着城市园林建设的上档升级,小城真的成为“三季有花,一年常绿”的百花园,回黄转绿,四季循环,桃杏芳菲、姹紫嫣红随着季节的变换,你方唱罢我登台,花事繁荣,让人们陶醉于花的世界、花的海洋。不与百花争报春,夏深时节始登陆,夏日炎炎绿荫长,于闷热之中已少见鲜花摇曳,与小麦由青变黄的步伐相呼应,蜀葵花儿朵朵开。

不久前,又一片蜀葵花海闯进我的视野,粉白火红绵延数里,五彩缤纷着静谧的原野。每朵花盘小瓷碟样精致,单瓣圈着孕育新生命的花蕊,心脏形的大叶片,手掌样密密匝匝,葱绿盈眼。丈许高的茎杆上开满了花,朵朵紧挨,热热闹闹摇曳在风里,每根茎上的花一直接力赛样开到顶部。与炎炎夏日一样,燃烧着无数焰火般的震撼,粉白的含羞藏娇,媚而脱俗,翩若惊鸿又朗月风轻,火红的,则纯粹如血,透出庄严,如战旗猎猎又惊雷滚滚,大朵大朵地紧紧合抱攀登,展现着战无不胜的拼搏之力,还有美的升腾!



数里徘徊,凝聚蜀葵,脑海中闪现着初识蜀葵的情景。四十多年前也是一个麦收时节,我们于拾麦穗中,发现距小村三四里、位于山沟中麻疯院的墙外生长着一丛植物,正盛开着一朵朵粉红的花儿,旁边坐着一位戴着草帽的老人,花的诱惑让我们跃跃欲试,对麻疯病的恐惧又让我们望而却步。或许是老师最懂稚子心,领我们上前与老人搭讪,久旷的老人给我们唱了一段现代京剧,我们回以《我是公社小社员》一类的儿歌,拉近彼此的心距,最后老人慷慨地送我们每人一朵花儿。遗憾的是,问遍全村,谁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最后有位老人给出了“木了花”的名字,因为天真,“木了花”的竟在脑海中扎了根,如果不是读书识字,“木了花”或许会误我一生。

“向日层层拆,深红间浅红”。随着阅历的增长,我才知道那些走南闯北随处可见的这种娇艳而不媚俗,华丽而不招摇的花儿,有一个不平凡的名字--蜀葵,以及一个让人怦然心动的花语。原生地是中国四川,西汉时称蜀葵为“戎葵”, 《尔雅·释草》称它为菺,“菺,戎葵。”“戎”和“蜀”均有高大的意思, 后来郭璞做注:“今蜀葵也”。宋代《尔雅翼》,里面就这样记载:“今戎葵一名蜀葵,则自蜀来也”。清初陈淏子《花镜》载,“蜀葵阳草也,一名戎葵,一名卫足葵。言其倾叶向日,不令照其根也。来自西蜀,今皆有之。叶似桐,大而尖。花似木槿而大,从根至顶,次第开出,单瓣者多,若千叶、五心、重台、剪绒、锯口者,虽有而难得。若栽于向阳肥地,不时浇灌,则花生奇态,而色有大红、粉红、深紫、浅紫、纯白、墨色之异。好事者多亲种于园林,开如肃锦夺目。八月下种,十月移栽,宿根亦发。嫩苗可食。当年下子者无花。其梗沤水中一、二日,取皮作线,可以为布。枯梗烧作灰,藏火耐久不减。”

“白若缯初断,红如颜欲酡;坐疑仙驾严,幢节纷骈罗。……”,让我大开眼界的是,司马光也题有《和昌言官舍十题·蜀葵》,非但如此,从唐代的李白、杜甫、白居易、岑参、陈标、陈陶、徐寅,到南宋的陆游、北宋的苏轼,都留下了赞颂蜀葵的美妙诗句......因而,美景在前,你踌躇再三,颇有一种眼前花儿道不得,前人题诗在上头的惆怅。大番得到更多人赞咏的,多会流芳百世。

名之蜀葵,阔步世界。之于锦葵科蜀葵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作为拥有2200多年栽培历史的中国本土命名最早的观赏花卉之一,蜀葵蓬勃峥嵘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无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平原到高原,艳丽的色彩、超长的花期、极易的栽培、广泛的分布,使蜀葵成为中华百姓花。山西省朔州市选作市花,当地人称“大花”。非但如此,它于8世纪时被引种到日本。北京林业大学花卉教研组编写的大学教材《花卉学》中写到:“蜀葵于明末1573年从中国输入欧洲”。其实,蜀葵被引种到欧洲的时间应该更早。它比中国的菊花、牡丹、茶花、月季、杜鹃、木兰、珙桐、百合、翠菊等花卉传入欧洲的时间早近一两个世纪。自16世纪起,来自遥远东方中国的蜀葵就已经成为欧洲人最为喜爱的迷人花卉。在众多的西方绘画中都能见到蜀葵的身影,从彼得·佩鲁吉诺、提香、鲁本斯、尼古拉·朗克列、理查德·韦斯托尔、扬·凡·海瑟姆、马里亚诺、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到梵高、莫奈等西方著名画家,花大色艳、五彩斑斓的中国蜀葵成为他们画笔下的新的美精灵……而在中国花鸟画中,花色艳丽的蜀葵也成为历代画家们笔下的主题,从南宋的毛益、明代的戴进、陈谟、文嘉、清代的王武、恽寿平、蒋廷锡、马荃、余樨、李鱓、奚冈、翟继昌、张熊,到近现代画家如沙馥、吴昌硕、齐白石、程瑶笙、陈半丁、陈师曾、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李苦禅、江寒汀、胡絜青、陈子庄、俞致贞、程十发等,都创作了众多展现蜀葵花美丽的绘画作品。清新典雅的画面,空灵清旷的意境,将蜀葵花超凡脱俗的精神充分地体现出来……。众睛聚焦,举世瞩目,验证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判断!



六月青山花始红,株株俏立草丛中。夜承甘露胭脂色,晓沐朝晖锦绣容。零距离触摸蜀葵,才知道人们对它的追逐,给了长长一串的俗名、别名,不仅称戎葵、吴葵、胡葵、荆葵、唐葵、立葵、花葵、胡葵、红葵等,还以一丈红、步步高、节节高取意,以饽饽花、饽饽团、光光花、公鸡花、檊杖花甚至饼子花、烧饼花等形之,以端午花、端午锦、大麦熟等物候,细数之下竟有50余种,是中国俗名、别称最多的花卉之一!

五尺围栏关不住,尚留一半惹尘埃。碟盘朵朵争高处,绿箭条条竞逸侪。不久前,到为千亩花海包围的林道沟村采访,与花农谈到蜀葵,他们如数家珍。蜀葵除作观赏佳品外,根、茎、叶、花、种子是药材,内服利尿、治便秘和痢疾、解河豚毒,外用治疮疡、烫伤等症。花含花青素、红色素,是天然食品着色剂的原料。最为人称道的是,这种草本花卉,每朵花的生命只开一日,朝开暮落,每天都有大量的花地由低向高次第开放。花开美在当下,花落孕育着重生之梦,就像太阳东升西落,像春去秋来四季轮转,生生不息,初心依然,一日自为荣。它本身就昭示着坚韧、果敢、精彩、适应、守候……

花农介绍,蜀葵的花和嫩叶仍是一种药食同源的美味:春天吃嫩叶,夏季吃花朵。它的花朵含有较多的花粉,一般都是摘下后取其花瓣,焯水后凉拌或者炒肉、炒青椒吃,口感清新、滑爽。没有讲过《千金·食冶》,这让我觉得新鲜。但花农告诉我,他们准备利用蜀葵开花期长的特点,来营造新的特色花海,以花为产业,培植美丽乡村的新亮点。蜀葵之新利,倒是值得期待。

温和婉绰如西子,笑靥娉婷染粉腮。常识告诉我,一日为荣的蜀葵,天天绽放,可以从六月灿烂到十月底。愈到秋末,它越是花盘硕大,艳丽火热,虽然朝开暮落朝生暮死,依然争分夺秒华丽绽放;纵然美丽短暂一日,从来无惧无悔,一路生长,一路花开,一直明媚鲜艳到丈许高,人称之为喜气洋洋“一丈红”,把生命的极美芬芳到了让人昂首翘望的地步,蜀葵的花语是梦想名副其实。也许于末秋,在这燃烧的一丈红花丛中,人们感知的已不仅仅是美丽,而是梦想与精神。愿如这平凡的蜀葵,灿烂花开!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