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世纪的相望 | 《爱情的边疆》

更新日期:2018-09-23
穿越喧嚣

这是一部年轻人没耐心看的连续剧,因为剧情有些触动,也因为熟识的人中有与之相似命运的,还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年代一段历史,所以关注。

50年代末北京广播专科学校,文艺秋和万声是同班同学,万声暗恋文艺秋,文艺秋和苏联留学生维卡恋爱,维卡是苏联功勋播音员,曾经在卫国战争中立功,丢了半条腿。他们的婚姻上报两国外交部批准,但是婚礼迟迟未能获批。60年中苏关系紧张,维卡跟着大批苏联专家被撤走,两人从此失联。

文艺秋写信去苏联,被退回,学校批斗她,老师努力保护她也没护成,她主动要求去黑龙江边境,为的是离苏联近一点,万声毅然陪她去,而之前他们的理想是去中央广播电台,维卡也调到苏联边境城市的电台。由此展开隔着黑龙江跨越半个世纪的相望,他们在无线电波中捕捉对方的声音,用望眼镜隔江相望,而一众人的人生轨迹亦随着历史的命脉而颠簸周折。

半个多世纪间,剧中人物各自的性格命运凑成了一曲时代悲歌。

文艺秋,她一路坎坷,但是还是好命的,她的好命在于有三个男人铁定了护着她,维卡离开后,前十年有万声护着,后四十年有老宋护着,此外还有崔老师、那主任、华敏、妇产科医生、马所长这些个好心人的帮助,就如维卡所说,“历史伤害了我们,我们也伤害了别人”,文艺秋欠的人情也算。

她性格中有偏执的一面,这让她的痴情过了头,为此她不断惹祸,甚至牵连到别人。为了听维卡的声音她灌醉同事、偷走监听室钥匙,如敌特一般机智果敢;母女俩只有一个人的户口和粮票,她还要把钱送给修收音机的人,维卡的声音比母女俩的生计重要;买了鱼送给扎木排的师傅,为的是学扎木排漂过黑龙江去见维卡,守在小店里一整天不买东西只为了听准点天气预报找过江时机,差点和售货员打起来,幸亏老宋一直跟着她;一意孤行渡江,连女儿也不顾,若不是老宋及时解围,她可能就被边防哨兵带走甚至更糟。她的不管不顾在那个年代是不现实的,若不是每每有好人相助,这剧就演不下去了。

维卡,剧中他的出现让文艺秋迅速陷入情网不能自拔,他与万声的竞争显然是力量悬殊的,一个是单纯的大学生,一个经历过疆场的战斗英雄,加之那对会说话的眼睛,万声怎敌得过?他奋勇游过黑龙江,作为男人,给了文艺秋短暂的刚毅和温存,两人跨越黑龙江的来来回回,是他们生命中难忘的记忆,仅有的几天幸福生活,但是纵观他们几十年的坎坷际遇,或许不见更好,会少一些苦难。他在晚年也承认自己伤害了别人,他的孩子和他生命中另外两个女人。

万声,这是本剧中最阳光的人物,来自上海、求学于北京,他的成长经历让他内心一直有着理想主义色彩,哪怕是在深山老林里养猪,依然以乐观的态度苦中作乐,他对文艺秋先是爱恋,再后来就是朋友间的仗义了,原本他是可以与文艺秋结婚的,就在准备结婚的当口,文艺秋在小饭店的收音机中听到了维卡的声音,她的魂又飞向了维卡,万声内心的那份纯粹让他选择了离开。

宋绍山,生长于深山老林,有强大的生存能力,无论是套野猪的身手还是抵挡社会复杂关系的本事。他对文艺秋的爱是包容的,包容到允许这份爱有瑕疵,他默默忍受文艺秋对维卡的思念,全心全意对文文好,护着她们母女不被欺负。但是他也会有情绪,他偷偷搞坏收音机,直到忍无可忍将收音机扔出窗外,而这是当年他花了大代价从别人手里买来的,红灯牌,要买就买最好的,他说他媳妇就必须用最好的。他偷偷拿着文艺秋的枕头去找行家问,知道这是苏联产的棉芯,他因为文文不肯叫爸爸而委屈落泪,可是他从不后悔,他说不是那母女俩拖累了他,而是他捡到了宝。他与维卡打一架,那是他多年积压的委屈的释放。他摔了望远镜又找回望远镜,有嫉妒更有怜惜。

到了晚年,为了帮助两人相见,老宋主动向报社记者述说这段恋情,以通过媒体的力量获得支持。他为了文文去和黑社会决斗,他用他的所有去保护这对母女,就冲她们跟了他。他的爱很包容,很男人。

文文,这个孩子从出生起就令人心疼,幼年时的被歧视让人心疼,长大后的冷酷自强也让人心疼,被人欺负惯了,加之身体里的俄罗斯血统,才有了与她年龄不相衬的仇视和冷漠。她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却倔强着从不问,一次离家出走让她遇到了一位与她身世相仿的大妈,聊到最后她说,我有家。故事到后期,文文成了文艺秋与维卡之间的纽带,给病中的维卡许多慰藉。

这个故事让我生出许多感慨。这份相望,始于爱情,坎坷于时代,因为这份相望,他们通信是罪,崔老师帮她把信件调包,最终还是没逃脱罪责;听对方国家电台寻找那个声音是罪,好几个人帮他们遮掩,险象环生;维卡游过了黑龙江,是偷渡,两人爬过冰封的黑龙江面,是偷渡,文艺秋跑去探望病中的维卡,是偷渡;文艺秋生下不明不白的外国人长相的孩子,也是罪,其实他们明明有结婚证但是不可以说出来,妇产科医生帮她,老宋出主意让她谎称被偷渡的外国人强奸才对付过去公安的盘查。

所有的在当时被定罪的事情,都是好心人以同样犯错的方式帮他们过关。维卡说他们对不起别人,可是,谁能对他们说一句对不起?

免不了还得吐槽几段,本剧的编剧和演职略显粗糙,首先是文艺秋和维卡的婚姻,既然是两国外交部准予的,那必定记录在档案里,她后来的工作单位都该知晓的。

万声的上海话,从用词到吐字错误百出,比如“帮帮忙,这事不是这样的”,比如“北京小吃不要太好吃哦”,“帮帮忙”“不要太”的说法,80年代的上海才有,不该出现在50年代。而且,作为播音专业人员,说话是上海腔?虽然他播音的时候没有口音,但是语音这东西,训练好了就不会在平常交流中带口音。而万声太太的上海话就让人恨不得静音只看字幕了,剧中只有万声父母的上海话是地道的。

小波97年高考,一家人看着香港回归庆典同时给小波收拾去北京读书的行李,高考日从7月改到6月,是2003年的事情,97年高考是7月7日,香港回归日还没考呢。

文文一口流利俄语,一个不肯上学的女孩怎么做到的?还有,越到后面越明显,故事的时间点依次为香港回归、08奥运、G20峰会,难道普通百姓的小日子必须得联系国家的大日子?近来不少影视剧都让人感觉像我们小时候的小人书,结局一定是光明的、紧扣主旋律的,主人公都是目光坚毅对未来充满信心的。还有一部热播剧《归去来》,贪官儿子失去所有并割断一切后跑到柬埔寨疗伤,教小孩子中文,一字一顿地教六七岁的孩子们读黑板上的四个大字:“一带一路”。

尽管编剧粗糙,我依然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家里看剧的时候聊过,文文这个角色让我们想起我们家的一个熟人,那位阿姨有着和文文相似的身世,时间更早一些,她父亲是抗战时期美国飞虎队飞行员,母亲是战地医院护士,相信你们一定能猜到几分,一段异国爱情最终是天各一方而且再见遥遥无期,阿姨的成长道路也是充满坎坷,她的特殊的长相让她和剧中文文一样受尽歧视,父母亲也各自再婚。中美建交后,阿姨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跑到中国寻亲,辗转间亲人相认,相隔三十多年终得父女相拥,之后她与丈夫孩子去了美国,再后来,长沙的继父去世后,她把母亲接到了美国。这是我身边的真实的故事。

国际政治斗争或是政权更迭,总是伴随着普通人的悲欢离合,无可奈何。个体的命运相比时代的波澜,太过渺小,我们无法把握,无法预测,就如文艺秋爱上英雄的时候,街上的标语是“中苏友好牢不可破”,她又如何预料不久的将来会发生什么,她的大半生会有怎样的牢与破?

如果说历史的脚步如大江大海般迂回曲折奔腾向前,那么,无数个普通人的命运,就是这大江大海中的水滴,漂向哪里也是由不得你自己决定的。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