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更新日期:2018-09-24
乡村奇幻

从院楼走出来是一点多,滴了辆出租车,两点之前赶到汉口。

漫天暴雨,幸而一路绿灯,也未遇上拥堵。师傅说我运气真好。

检票进站冲上楼梯,一眼看到队伍里面的杨先葵,两手里是打包的热干面和一瓶盐汽水。

上车期初不好意思,怕味道重,后来忍不住饿开始吃,冷了的芝麻酱有点拌不开。

恩施往重庆段的铁路用来闭目养神,一是聊累了天,二是行于绝壁心里忍不住激跳,甚至只端坐着,怕身体稍微往窗户靠一点万一影响了列车的平衡。

将近夜里九点到重庆北,从仪陇来的吴首亿已经在南广场等着了。

行李搁在宾馆,去吃有名声的串串。喝了普普通通的豆奶,回到宾馆吃杨先葵带来的周黑鸭和吴首亿带来的冷吃兔。

杨先葵胖。我说我要看球。杨先葵说看我的。

一觉醒来发现重庆阴雨绵绵,空气粘重。出门皆是上坡下坡,走得小腿酸疼。

吴首亿说重庆人普遍膝盖都不太好。

我们去坐了两块钱的皇冠大扶梯,放弃了人满为患的长江索道,上下了十一层楼梯井的洪崖洞。从阴暗萧索走到光明磊落。人与汗衫和为一体。

漫长的回程地铁上,韩旭发来微信问我在哪,说毕业了,后天走。

凑巧,本来买了后天的火车,学校临时有事,改签成了明天,还能见上一面。

到宾馆十一点,楼下打包了一碗心心念念的肥肠面。鲜切水果两个人说什么也不给我买,说看着好看,不如去超市买水果。可我就喜欢好看的。

两个人聊天说不想结婚,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也不适合结婚。

我沾了香菜末,夹起油光红亮的一粒肥肠,对他们翻了个白眼,背后电视里响起欢呼:苏亚雷斯进了一球。

艹。

用了点吴首亿的爽肤水和什么乳,睡了一夜。

被单太粗糙,醒来翻身,胳膊肘抵在床上蹭掉了一小块皮。

临行前吃了顿火锅,感觉是在武汉也能遇见的味道。

重庆北站南广场和北广场相距甚远,颠得我又坐了一趟公交。

利川站周围有一个理智村。被这名字吸引,车缓缓离站我也忘了闭目,眼见盘山公路的一个转弯处,雾气升腾聚合,形似一个人字。

忽的想到那一句诗:白云深处有人家。

羞红了脸。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