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着的竞赛与高亢的报喜

更新日期:2018-09-28
穿越喧嚣

今天杭州日报发了篇报道《朋友圈疯传!杭州小美女幻想自己是美国总统,奇迹发生了...》,说的是杭州十四中一位小姑娘夺得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全国一等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媒体一蜂窝地用标题博眼球,比如“某个高富帅竟然做了这事”,“某学霸高分的秘密竟然是这个”,“朋友圈疯转,某某某震动杭城”......等等等等,语出必须惊人。

我是在英特家长群看到的这篇报道,正好我们的资深群友的孩子是这次大赛浙江省总冠军,大家早就通过孩子妈妈的分享了解了比赛战况,令他娘感动喜悦的是千年老二终于得了冠军,好歹也是参赛多年的老司机了。

小施的妈妈是教授英美文学的大学老师,孩子曾经跟着妈妈在美国交流生活了一年,初一参赛希望之星就侃侃而谈林肯和南北战争,所以很多事我们是羡慕不来的,人家的起跑线是基因。

那天他妈妈在群里发了小施的参赛照片,下图是他抽中的演讲题目,“只有少数孩子可以达到较高的学术水平,而父母的过高期望值和压力往往会适得其反。你是否同意”。我们这帮好事家长看到这题目立刻欢乐地炸了群。

为啥?小施家一向有着自由平等民主的氛围,母子俩时常辩论,妈妈还老辩不过儿子,这娃能够一路以嘴皮子利索而拿奖,精读莎士比亚的博士妈妈功不可没,没有多年来的陪练,哪有冠军的风采?

而这个题目对小施来说更是如鱼得水,这娃从青春期遇到更年期开始滔滔不绝,当娘的坐在台下运气,拜托,我哪有这么夸张?但是又不能上去辩论是吧,英美文学教授激辩外国语学校高中生?那真保不准组委会一时兴起给颁个最佳partner奖呢。所以,小施得奖,是我们全群的欢乐,印象颇深。

可是群友们看到杭州日报这篇文章有点懵哎,怎么浙江省第一名变成女孩了?文章开头便是十四中校长的朋友圈截图,记者加以文字渲染,杭州一名普通高中女生,打破了外国语学校学生“制霸”英语大赛的传统,荣获全国一等奖,浙江省第一名。

真的是压倒了所有的外国语学校学生吗?下图是浙江省总决赛时贴在赛场的省半决赛晋级省总决赛的选手名单和成绩,六张里我只挑第一张放上来,前22名中有7名选手来自杭州外国语学校,杭州第十四中的选手位列21名。

接下来是大赛组委会公布的获奖名单

为了进一步求证上榜名单中有哪些杭外学生,我去杭外校网找新闻,真真是服了杭外,这么大的事,居然校网还没报喜,我问冠军妈妈,冠军妈说好像是有个孩子的获奖感言还没交,所以没报道。我又一次服了杭外孩子,啥事儿能比报喜还急?咋就这么不重视荣誉呢?

于是我只好在家长群问,得到的回复肯定是不完整的,目前可知是:除了冠军是杭外学生,7位亚军中有4位来自杭外。郑笛文同学在冠亚军之后的一等奖中位列第三。

然后还有更令人费解的,冠军妈妈讲,少说有5个孩子弃赛,包括小施,理由是太忙了,顾不过来,全国赛就不去了。杭外孩子你们都忙啥呢?都忙点没用的,排话剧玩编程啃一些大人都吃不消啃的书?未成年的你们倒是先学会了淡泊名利。因为有了前面选手的弃赛,小郑同学幸运地跻身全国总决赛。

在写后面的文字之前,我先要祝贺郑同学,非常优秀的孩子,取得这个成绩相当不容易,成长总是令人喜悦的。相信她在未来的道路上会有更骄人的喜报,希望她日后能够遵从内心、与这个世界真诚以待,去认识喧嚣背后的原本,去探索一切可能。

然后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成年人,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和新闻从业人员,该怎么报喜?报喜是件高兴事,把高兴事说到鼓舞人心,会激励更多的人,而若是给报喜描眉画眼的加一些附加值,那就失了原本的纯粹了,何况说的还是教育,报的是孩子的喜。我以为最好的教育是诚实、求真与专业。

前段时间我看过一部电影《华盛顿邮报》,片尾有句台词我印象深刻,“新闻是历史的第一草稿”。如果这个草稿错了,会怎样?这不是“责任”两个字可以扛得起的,无论事件大小,真理的样貌是一样的。

我们听惯了报喜,每天都有报喜,有越来越多的人忙着报喜。从大处看,这数十年从来都是形势大好,从来都是高奏凯歌。而偏偏在我们得意着厉害着的时候,太平洋那头的川大爷拿中兴开刀让我们措手不及失了颜面,待回过神来立刻高喊让芯片来崛起。

他们说这类事见得多了,见怪不怪了,何必较真。我还是比较天真的,每个时代都需要几个傻子,傻到去做换不来名利的事,傻到去较真,较真的人多一点,总能少一点马虎吧。

韩寒写在电影中的话:“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典型的没道理却有逻辑,显然报喜也是有利弊的。而我们受教育不就是希望多一点辨别对错的成年人吗?多一点诚实去面对孩子吧,从每一件平常事做起,他们是未来,是希望。

我倒是挺欣赏小施和他的同伴们,玩着去参赛,赛完了就干别的,眼面前能到手的奖说放弃就放弃了。做事凭的是兴趣和热爱,而不是给自己的天平上加几个砝码再去换别的东西,真好。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