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悦读微刊NO.40 老巢友部落专辑】散文|天海蓝蓝:谁家新燕啄春泥

更新日期:2018-09-24
榕树下-雀之巢

点击上方“银河悦读”关注公众号

开启新的阅读时代

散文

谁家新燕啄春泥

 

作者:天海蓝蓝

  清明节那天,母亲从老家捎来了白面蒸的燕子,孩子们见到这些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的小燕子,纷纷争抢着去挑选自己喜欢的那一只。这是胶东半岛一带特有的风俗,据说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家家户户在清明节这天做面燕、蒸面燕、吃面燕,表达对燕子和春天的渴盼与欢迎。因为每年的清明前后,燕子都要成群结队地从南方飞回来,在家家户户的房前檐下筑巢搭窝、生儿育女,与淳朴的农家一起朝夕相处,融融洽洽地度过整个春夏与秋初。所以燕子到,才象征着春天正式来到了。
   
  农家人喜欢燕子,因为它们是有灵性的小动物。它们在谁家的房檐下安家,就能给谁带来吉祥、温馨和安康,如果谁家檐下不见燕子衔泥筑窝,房头没有燕子呢喃欢唱,谁就会在村里是抬不起头来。因为燕子还是庄稼的好朋友,能消灭害虫,还可以为人们预报天气,所以更得农家人的喜欢。于是,清明节这天,农家人都要用吃面燕这种方式表达对燕子的喜爱之情。
   
  其实,清明节吃面燕还有一层更深的含义,那就是父母希望孩子将来能像燕子一样自由飞翔,飞离农家,带着自己远大的理想,飞向远方的天空。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每次妈妈把雪白的面燕送到我手里的时候,都要用充满希冀的语气对我说:吃吧,吃了像燕子一样高飞远走,出人头地。父亲则坐在炕角笑眯眯地看着我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俨然我就是那只展翅高飞的燕子——
   


  燕子,农家人心中的吉祥鸟,它们在青翠浓郁的高山之颠,在滚滚奔流的江河之畔,在烟波浩淼的海面之上飞翔的时候,可知道自己轻快俊俏的翅膀上,寄托了农家人沉甸甸的希望?
   
  第一次对燕子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刚上小学的时候。一对燕子来到我家的房檐下,唧唧喳喳地飞上飞下,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紧接着匆匆飞走,看得我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一会儿工夫,燕子双双飞回,嘴里衔着草棍和泥巴,就在房檐下忙活起来,两三天光景一个精雕细琢的燕窝就垒好了。我惊异得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这是怎样神奇的一种小精灵啊!那轻盈的身子,细弱的双脚,纤小的嘴巴,竟然可以创造出如此伟大的工程,真令我由衷地折服。父亲告诉我,燕子垒窝完全是靠自己的唾液把草棍和泥巴浸湿,混合凝结在一起,筑成它们美丽而牢固的家。我不知道:建造一个这样的家,到底需要多少爱的唾液呢?
   
  那一天,我家的燕窝里突然涌出了六只可爱的小燕子,一样的大小,一样的黑得发亮的外衣,白得耀眼的肚皮,最令人喜爱并心疼的是那一样的鹅黄的小嘴,总是唧唧喳喳地叫着嗷嗷待哺。我们家也有六个孩子,父母为了养育我们,头上早早就有了白发,我小小年纪就知道父母养家的艰辛。但我们兄妹六个之间的年龄都是有差距的,不像六只小燕子一般大小,因此小小的我真替小燕子的爸爸妈妈捏着一把汗,更替小燕子担心,怕它们吃不饱会受委屈。每天放学回家和星期天,我就趴在窗台上做功课,小燕子的叫声是我的伴奏音乐。做完功课,趴在窗口看燕爸、燕妈喂小燕子吃食是我另一项必做的功课。
   


  小燕子一天天长大了,开始跟燕爸燕妈学飞了,我的眼里心里满是羡慕与敬佩。那一只只小小的鸟儿,挤在窝里排成队,齐刷刷地伸长了脖子唧唧地叫着严阵以待。聪明能干的燕爸燕妈,一次一次地从窝檐上展翅飞到院子当中的铁丝上,一遍遍地为他们的儿女做飞行的示范。燕子爸妈真不愧是天底下最细致耐心的好老师,充分利用了这根现成的铁丝来教他们的孩子练习飞行,由近渐远,由易到难。起初小燕子还抖抖索索地惊叫着站立不稳,很快翅膀便硬实了,胆子也大了,在铁丝上站成一排,像盛装演出的小乐队。演奏结束,向着观众颔首鞠躬,没等你反应过来,它们已经展开翅膀,轻盈地一个斜刺飞到了门口的树枝上。
   
  记得有一个周末,一阵暴风雨过后,院子里落满了梧桐树的叶子,让人感到无限的萧瑟和苍凉。我坐在窗台前看着院子里的树木和对面的房屋发呆。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我的眼前落下,隔着窗户,我听到了外面“噗”的一声物体落地的细微声响,连忙跑到院子里,看到一只浑身湿透的小燕子哆嗦着躺在泥水里。我双手捧起这只可怜的小家伙,有点惊慌又有些惊喜地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到了父亲面前。父亲那双粗糙的大手接过小燕子,有点严肃地对我说:“快去拿干毛巾给它捂一下,等羽毛干一干我就把它放回窝里去。”
   
  我忽然有了一个主意,掩饰不住心头的惊喜,央求父亲说:“别放回去了,让我来养它好不好?你看老燕子那么多孩子,它们能养活得了吗?”父亲呵呵地笑了,拽拽我的小辫儿说:“你不是也有很多哥哥姐姐么?我把你们哪个丢了还是送人了?日子虽然过得紧巴点,你们一个个还不都活蹦乱跳地有的是劲头来气我和你妈!现在要是有个人要替我养活你,把你领走,你愿意吗?”我急切地又摇头又摆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父亲笑着捏捏我的脸颊:“那会要了我的老命的!”
   
  父亲踩着木梯把小燕子送回了窝,送到了它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身边,引来了一片“唧唧”之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我知道,那是一家人团聚的欣喜,是亲情的相互抚慰,是燕爸燕妈对孩子失而复得后的咏叹。雨过天晴之后,燕爸燕妈又继续带领着他们的儿女们练习飞行和觅食,从距离燕窝咫尺之遥的铁丝,飞到门口的参天大树,飞过野外的潺潺小河,飞向远方的高山湖泊,飞越辽阔苍茫的大海去南方建立自己的新家。
   
  我忽然想到了父母的目光,在无数个清贫而劳碌的日子中,无论夸赞或斥责,无论鼓励或批评,无论含笑或恼怒,那目光里都是浸满了爱而穿透我们的心灵的。我就在这浸满爱的目光注视下一天天长大。成长的道路上,这目光快乐着我的快乐,痛苦着我的痛苦,直到我像小燕子一样远走高飞,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去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家。我们的父母,就在我们一次次高飞的时候,却一天天佝偻了腰身,苍白了头发。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那浸满爱和希冀的目光。
   
  一年又一年清明过,一群又一群新燕来。那轻盈敏捷的精灵依旧是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美丽的翅膀,配着一双剪刀似的尾巴。而我,早已经从那个懵懂的孩提踏入人生的中年时光。离开家乡以后,母亲做的面燕就吃得少了,但我却永远走不出父母希冀和牵挂的目光。

编者按

梦秋

作者通过清明时节母亲做的面点面燕,联想到小时候家里屋檐下的燕子,再想到养育我们成长的父母。看似一篇回忆童年趣事的文字,却道出人间最伟大的爱。一篇充满温馨亲情的文字,温暖着作者,也你温暖了读者。闪星推荐阅读!编辑:梦秋

天海蓝蓝

作者简介

小学教师,春风化雨,桃李芬芳。榕树下“雀之巢”社团编辑、论坛总监,鲁迅文学院第一届网络文学编辑班学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烟台散文学会会员、芝罘区散文学会理事。散文作品散见于《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教书育人》《辅导员》《成长》《烟台散文》等杂志。

文友评论 

于湘 

2018-05-22 09:30:21

面燕,特有的风俗。作者不仅仅写风俗,更是写出一份浓郁的爱意。好文章。

月光无语

2018-05-22 08:01:16

小时候,姥姥家屋内的房梁上有个燕子窝,每年都能看到燕子进进出出,如果哪一年来晚了,就很难过。偶尔窝里的小燕子会不小心掉下来,看了那叫一个心疼。如今,屋子不在,姥姥姥爷不在,童年的燕子却依旧留在脑海。

小泥儿

2018-05-22 06:15:15

我忽然想到了父母的目光,在无数个清贫而劳碌的日子中,无论夸赞或斥责,无论鼓励或批评,无论含笑或恼怒,那目光里都是浸满了爱而穿透我们的心灵的。我就在这浸满爱的目光注视下一天天长大。看小燕子的成长联想自己,没有父母亲的呵护,我们怎能健康成长,童年的趣事隐藏着多少父母的关爱!,父母的爱是人间最伟大的爱,重如泰山!写的好闪星!

溪涧

2018-05-22 05:30:53

谁家新燕啄春泥。一下就勾起堂屋木梁上喳喳欢叫的燕子,是它给饥寒的农村带去几多快乐和生机。谢谢作者,谢谢。“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背这首唐诗时还没有产生这样深深触动。燕子,归来。

在无数个清贫而劳碌的日子中,无论夸赞或斥责,无论鼓励或批评,无论含笑或恼怒,那目光里都是浸满了爱而穿透我们的心灵的。我就在这浸满爱的目光注视下一天天长大。百读不厌。

空白

浩瀚银河,欢悦汇聚,

每个人都是一颗璀璨的星。

写作、阅读、乐活、创造、交友、寻梦

……共同谱写你我的光芒。”

输入

银 河 悦 读 公 众 号

扫描右上二维码添加关注

   文学|艺术|生活|分享

散文|小说|诗歌|游记|评论|剧本

      摄影|绘画|书法|非遗

交友|旅游|烹饪|亲子|健身|养身

           欢迎加入我们,找到知音

银河悦读网网址:www.yinheyuedu.com

                      欢迎登陆,注册,投稿 

空·

欢迎投稿

1、欢迎投稿,文体不限。

2、来稿请附个人生活照+百字以内作者简介。

3、请投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4、投稿地址:http://www.yinheyuedu.com/

5、关于赞赏:读者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朗诵者的稿酬,40%用于平台运行维护费用。赞赏金额低于10元的不予结算。同题诗、歌词的赞赏金不发放,留作平台运转。所有赏金按年结算,2018年2月9日开始执行。

总编:独上月楼

副总编:柴英

执行编辑:哭之笑之、青梅煮酒、梦秋、天海蓝蓝、石佛、安瑞平、星点、夏日清荷

图文编辑 | 康蕾蕾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