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胶狗蛋,仿真小母狗?别用你的想法揣摩狗!

更新日期:2018-09-26
宠爱Club

很多人把狗当孩子,当宝贝,当小公举,这倒也没啥。可是,当韩国人把整容的黑手伸向了宠物的时候……真的跨过了那条线


瘦脸、大眼、双眼皮、隆鼻……整容整形在亚洲已经是见惯不惯的事情。受此风气影响,我们已经不会去好奇哪个明星整没整过,你就说吧,整了哪儿。


人人都有爱美之心,变漂亮给人自信。但是,你折腾狗干嘛?

最初在动物身上做手术只是个案,由于某些生理健康原因需要整形,结果人们发现,狗狗不仅健康了,还变好看了。于是在韩国,各种宠物狗整形项目悄然兴起,包括:割双眼皮、注射botox、把皱纹拉直等,要啥有啥。一名叫做尹信钟(Yoon Sin Geun)的兽医主张:让宠物变得美丽是“主人的权利”。

看这意思,责任都往主人身上推就可以了?不管人医还是兽医,医生的职业道德何在?以非医疗为目的的宠物整容,本身就是违反兽医道德的事情!

其实早在14年的时候,韩国就有一位男子,由于自家狗狗生病,在做手术时医生将眼部的息肉切除过多,导致狗狗变丑了一些。于是男子就让医生给狗狗做了双眼皮和开眼角手术在经过几次“改头换面”的手术,花费了800万韩元之后,狗狗终于变样了。

后来有个女主人觉得,自己家狗狗因为不好看,都没狗愿意跟它玩。后来她看到一则狗狗整形广告,决定带去整形


“狗不好看没人跟它玩?”我负责任的告诉你,狗和同类社交不靠视觉,别用你的价值观去揣测狗的世界!把自己的满足感建立在让宠物经历不必要的痛苦之上,和虐待动物有什么区别?


强调一遍,单出于美观原因而让自己的宠物承受身体上的痛苦,进而满足自己审美需要的整形,小编认为并不可取

宠物微整形行业最出名的,莫过于来自美国堪萨斯的“铲屎官”Gregg Miller —— 一个靠卖假狗蛋蛋的。

因为他觉得,没有了蛋蛋的狗,就像是中国古代的太监一般“抬不起头”。

所以Gregg Miller发明了Neuticles——仿公狗睾丸的硅树脂植入物,能够在公狗被阉割后替代睾丸,好让他们看上去依然富有雄性气概。而Gregg Miller靠卖假蛋蛋成为了百万富翁。


很多人说他“闲的没事”、“吃饱了撑的”,事实上,认为“狗会因为没有蛋蛋感到羞耻”的主人不在少数,要不然生意能这么好么。


我也负责任的告诉你们,“羞耻心”、“内疚感”在狗的认知体系里,不。存。在。的。千万不要觉得,你自己一天到晚满脑子啪啪啪,所以狗也会这么想。不想给狗绝育,“怕他们被同类嘲笑”才是最会被嘲笑的一个理由。


人们对宠物的生理需求又开了灵(fan)智(zhi),除开上述那种“让我们家的“太监”抬起头”的假蛋蛋,还发明了狗狗用的情趣用品:


 

可实际上,这种设计在人们眼里看起来是不错,作用等同于益智玩具;可从狗狗的角度来说,这种东西并不能解决狗狗的“需求”问题,反而会加强狗狗的骑跨行为

狗狗骑跨行为也不分公母,也就是即使母狗也会出现骑跨行为。这样一个玩具给他,对他来说与我们给的小球差不多,只是玩具而已。而你给的玩具会让狗狗误以为就是这么玩的,反而会强化狗狗骑跨行为。

还有一种常见的畸形讨好技巧,就是让狗蹦蹦跳跳地直立行走。看起来像个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但仔细一看发现其实是一只可爱的狗狗。

从身体结构来看,脊椎只负担极小部分的身体重量,主要的承重结构是肩、髋和腿。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者David的研究数据:“狗的重心靠近前肢,在心脏附近。正常的姿态下,狗的前腿承担了自身重量的60%。”

如果让狗狗像人一样直立行走,那么狗狗的身体承重也会会发生改变,这种改变会对其骨骼,关节等部位都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而长期直立行走,可能导致狗狗后肢瘫痪、四肢瘫痪、排尿功能损伤……各种不同程度的损伤,轻者可通过手术修复,重者终身残疾。因此,宠物不应该被用来演“马戏”取乐,不是所有的动作狗狗都可以做。

出于美观、好玩/有趣、有尊严的目的,一厢情愿地将自己的意愿附加在狗狗的身上,其实并不是适合狗狗,甚至会伤害到狗狗的身体健康。替狗狗思考的时候,尽量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而不是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别个狗的需求。

人狗有别,别总对狗狗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狗狗的需要的其实很简单,他只要你多抽空陪陪他就好了你认为他需要的,其实只是你认为他需要的……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