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东方安澜:东京热·懒·素食

更新日期:2018-09-24
榕树下-雀之巢

点击上方“银河悦读”关注公众号

开启新的阅读时代

散文

东京热·懒·素食 

作者:东方安澜

  茭白

  水里长出来的不全都是好的,但一般都是好的,尤其茭白。茭白是最干净的,生长在水边,无污染,不打农药,天然纯绿色。

  父亲教我,夏天麦收时起市的是麦茭;初秋新米起,称米茭;麦茭米茭之间,有一个小断档。但现在一到夏天就有茭白,一直能吃到初冬。过了季节的茭白千万不能挑大的,容易黑心,黑心茭白最好不要吃。

  懒食茭白,就一招,腌!茭白剥壳容易,把茭白切断麻将牌长短,一剖四,放电饭煲的抽笼上蒸。同时,蘸料也要搁抽笼上。碗里倒点鲜酱油,千万记得要放菜油,蒸好的茭白吃油,蘸料不放菜油,一顿饭就废了,寡然无味。

  男人,马虎,第一次懒食,顾此失彼。蘸料忘了蒸,后来,碗里倒了酱油,锅里响了油,这样调合出来的蘸料,味道大差。后来记住了,宁忘茭白,不忘蘸料,因为茭白生吃,无妨!

  茄子

  夏天的懒食,多到不要不要的。这是乡居生活的便利。来,大家一起来,茄子……电视里以茄声为令,而笑;懒食客以茄生为令,而吃。茄子声声笑语晏,懒食生生夏日盈。夏天懒食,从茄子开始。

  蒸茄子需要刨皮,这是一大麻烦。夏天侍弄菜肴,需要对生活的热情。也许做菜,对我来说,是唤回生活热情的一种方法。生活大多时候只能苟且,等吃饱了,才有力气,念想诗和远方,还有女人。有些生活常识,虽然成年人都懂,但做得到的很少。

  刨好皮的茄子,把两头切掉点,放抽笼上蒸。吃时,拿起来撕到蘸料碗里即可,蘸了佐料,筷头上一卷,味道不要太赞。和茭白唯一不同的,茄子撕了蘸起来可立即送嘴里,茭白最好切蘸料里浸个把小时,入味!

  冬瓜

  夏天的食料,我趋向简单、清爽易操作的。同样的熟腌,还有冬瓜。

  不过冬瓜扦皮去籽切片,一连串的麻烦,懒食的星级低,我不推荐。不推荐的理由,不但前面的操作步骤繁琐,而且,冬瓜看起来似乎不耐火,但冬瓜汗毛孔密,耐蒸。

  一个人的饭锅,绝对蒸不熟。在电饭煲饭锅上蒸冬瓜,一要最起码有三个人的饭量,二是冬瓜片儿须切得薄。蒸冬瓜这招,我是从母亲那儿偷师的,当年,母亲是在土灶上,现在换了电饭煲,这个世界有了新的东西,旧的经验不管用了。

  徐市客曰:

  何必食与肉,

  逍遥清与蔬。

  豆腐干

  我喜欢食豆制品,虽然不甚清楚豆制品属于碱性还是酸性,且晚饭不宜多食,但我还是喜食。让理性滚蛋一会,把美味还给味蕾。毕竟吃好了,才有力气讨论理性。

  氽豆腐干要开个油锅,就不是懒食法了。不过也不烦,把豆腐干切成三角形状,开好油锅就可以钻下去。这个油,我用的是超市里的食用油。炒菜,我用自家打的菜籽油。惟有氽料的油,油锅火头旺一些,也不会氽枯食料。

  氽好的豆腐干松软糯口,但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拌料,葱醮拌料。调和出适合你味蕾的拌料,也有点小小的技术含量。葱醮切好,鲜酱油蒸鱼豉油对冲,撒点黑胡椒粉,辣油麻油,最最重要的,别忘了放一勺白糖。嘿嘿,徐市客还有一样秘诀,放点红腐乳的卤汁。

  如果你放了腐乳卤觉得味道特别赞,别忘了付我专利费!嗯哼!

  嫩豆腐

  农民伯伯最有首创精神,最早公社时,一天也难得刷锅动火做饭,往往是撩一块嫩豆腐,浇点酱油,碾碎了拌着吃,俗称“无骨头红烧肉”。

  食里吃出自嘲来,生产队的辛劳也就变得不足为道了。现在的嫩豆腐买来,也不需要任何操作,直接搁碗里,放点佐料,端抽笼上,饭熟,蒸豆腐也OK了。这是大众吃法。蒸豆腐不但油盐酱醋、葱,严格说是葱白头,外加是拍碎的葱白头,和红腐乳的卤,绝对不可或缺。葱白头去豆腐腥,腐乳卤吊鲜味,一样缺不得,两味料相辅相成。食得精致,显然要不惧烦惮,有违懒食法则。

  还有一道,必得一说,碾碎动筷前,放点白糖。在味之素未传入时,宫廷古法,少许白糖,吊鲜。白糖吊鲜,少少许胜多多许,宁少勿多。

  号外:红腐乳的卤,拌在酒呛虾里,吃功一绝!

  清烧黄瓜

  知人知心,吃食吃味。做人因内涵而达简单,食材因简单而达至味。清烧黄瓜,能入懒人食谱,就在于它的至味。

  烧黄瓜,收拾起来,也不算麻烦。去皮去瓤一剖两,切绞刀块。绞刀块,大概是所有动刀子的食材中最粗线条的,简单易操作一看就会。黄瓜条在手翻来落去,切菜刀削出时令清肴。清烧黄瓜,只要油盐即可,惟一的要诀,黄瓜吃火,要在中火上多烧一会。

  烧黄瓜,清淡而爽口。天地原味。太初有言,神与食同在。以自己的双手,妆点自己的舌燥世界,把溽热的夏天过得云淡风轻。

  人心老了,皈依简单;简单的,才是最好的。

  长豆

  长豆,在乡下,俗称“毒长豆”。早起晨露里摘的长豆,隔夜黄昏时要打一遍药水,这样长豆才能青溜溜无蛀眼,卖相好。卖相好,受小贩欢迎,母亲数着钱就笑逐颜开。

  我也吃“毒长豆”。露水中过了一遭的长豆,早已“无毒一身轻”。把母亲待卖的长豆抽一把,摘一手指长稍短些,放水槽里浸两个小时。挑长豆,有讲究,那种虚胖的长豆不好吃,丢掉;长豆,要挑骨感型的,这个,有点像夜总会挑小妹,骨感型的总归受欢迎。

  骨感型肉头紧的长豆,好吃。长豆耐火,长豆需配长火,味料倒是油和盐足矣。至于毒性,在一浸一火之后,早已荡然无存。至于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从没因食长豆而吃坏肚子。

  噢,忘了说,长豆最好一餐吃好,不要剩冰箱里。

  团菜

  团菜现在市面上都叫包菜。我还是嘴溜,叫团菜吧,因为从小,我们家前面,就是大片的团菜地,包菜是后来城里人传出来的叫法,消费者是上帝,乡下人喜欢盲从,就随了上帝,称“包菜”。但我总觉得别扭,习惯叫“团菜”。

  我在这里就叫团菜了,我的文章我做主,我也就这么一点可怜的特权。

  挑团菜,也有说法,卷的越紧的团菜,越好。写到这里,有拆俺们乡亲的台的嫌疑,诚然,卷的松松垮垮的团菜,自家不吃小贩不收,只能丢猪圈里。

  卷得紧凑的团菜,也耐火。现在烧团菜,还要多加一味料,辣椒!加了辣椒的烧团菜,比小时候的味蕾,确实有别开生面的效果。

  朱启金说,一般的国宴讲究六无,无骨、无刺、无筋、无籽、无核、无鳞,对照标准,好像木有差距,啊哈!夏风沉醉小国宴,天地闲人客徐市。

编者按

穆凌风

请注意,这不是散文,也不像《随园食单》那般的菜谱,我姑且只能称之为随笔,且随意得厉害,但却吸睛、精彩、透着生活里的情趣与可爱。看题目觉得有点杂乱,细读文章,乱得就更狠了,毫无章法的一堆吃食摆在我面前,但是每一道小菜都想吃,徐市客似乎比较惜墨,每道小食不过寥寥几句,却把一道菜的色香味都展示在眼前,我倒更愿意相信是因为其人“较懒”,若非如此,怎见得通篇的小菜都是给懒人准备的,方便速食。强烈推荐阅读!编辑:穆凌风。(透露一个秘密:我也姓徐。)

东方安澜

作者简介

七零后,江苏常熟人,老屌丝一枚。二千年初入网络后,一直游走网络江湖,写不入流的文字,做不入流的事情。天大地大,自己最大。出版长篇小说《吴家泾》。

文友评论 

金络脑

2017-12-29 17:59:18

美人素面才是真佳丽,懒人素食方可知真味!

石佛

2017-12-27 23:45:26

打开一坛老酒,来点烤串,可以畅怀豪饮了.

天海蓝蓝

2017-12-27 10:37:54

安澜的这组素食写得蛮有味道,喜欢。

哭之笑之

2017-12-27 10:15:04

摆在我们面前几首懒人素食,初看起来都是菜谱,细看,还是菜谱。可是却别开生面,耐人回味,让人觉得生活挺有滋味。你说它是散文吧,不能算,就算编辑说的,乱得厉害。可是又那么诱人,看了一遍就挂在心上,觉得有趣生动,转过天还会想起它。这么富有特色的语言与文章,值得金星推荐——御膳房

空白

浩瀚银河,欢悦汇聚,

每个人都是一颗璀璨的星。

写作、阅读、乐活、创造、交友、寻梦

……共同谱写你我的光芒。”

输入

银 河 悦 读 公 众 号

扫描右上二维码添加关注

   文学|艺术|生活|分享

散文|小说|诗歌|游记|评论|剧本

      摄影|绘画|书法|非遗

交友|旅游|烹饪|亲子|健身|养身

           欢迎加入我们,找到知音

银河悦读网网址:www.yinheyuedu.com

                      欢迎登陆,注册,投稿 

空·

欢迎投稿

1、欢迎投稿,文体不限。

2、来稿请附个人生活照+百字以内作者简介。

3、请投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4、投稿地址:http://www.yinheyuedu.com/

5、关于赞赏:读者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朗诵者的稿酬,40%用于平台运行维护费用。赞赏金额低于10元的不予结算。同题诗、歌词的赞赏金不发放,留作平台运转。所有赏金按年结算,2018年2月9日开始执行。

总编:独上月楼

副总编:柴英

执行编辑:哭之笑之、青梅煮酒、梦秋、天海蓝蓝、石佛、安瑞平、星点、夏日清荷

图文编辑 | 康蕾蕾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