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张昭:乐视文创估值涨了不止“一点点”,未来一定会独立面对资本市场

更新日期:2018-09-20
娱乐独角兽

   

张昭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达3小时的发布会,作为乐创文娱董事长兼CEO,会前他特意走到媒体区,与媒体一一握手,“辛苦大家了。”发布会结束后,媒体访问立刻开始,张昭来到采访间,他脱掉了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支烟,嘴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雾之后,有些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我抽支烟缓一缓。”

 

6月19日,乐创文娱举办了一场战略分享会,张昭作为主讲人一口气介绍了包括《影》、《爵迹2》、《神雕侠侣》在内的14个电影IP;乐创文娱在文学、文旅、互联网视频、游戏、消费品等五大产业内与IP银行、中文在线、中国融创、乐视视频等合作平台展开的双向IP联营项目;以及乐创文娱接下来的发力点,成立动漫事业部,“将乐创动漫变成下一个乐创影业”。

乐创文娱董事长兼CEO张昭

 

这是乐创文娱今年3月决心剥离“乐视基因”之后的再一次宣告:“至暗时刻”已经过去,乐创文娱正在升级,从互联网影视公司转变成以电影为核心的IP品牌运营平台,商业模式从单领域IP的简单授权模式改成了多产业连接的平台模式——这让乐创文娱“估值上涨了不止一点点”。

 

向光而行,

乐创文娱的“英雄梦想”

 

2017年年底,乐创文娱尚未更名,“乐视崩盘”带来的舆论风波将乐视影业卷入浪潮,17亿欠款追讨困难,公司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张昭以“一切归零”的心态,将公司估值从98亿下降到30亿,以此获得了内部股东10亿增资,乐创文娱诞生,媒体业界都在说这是张昭的“断臂求生”,感慨中带着一点敬佩。

 

张昭则被舆论塑造成了大厦倾塌下的悲情英雄,唯一的擎天柱,苦大仇深,但事实上英雄并不沉迷悼念往日的荣光,已经选择了轻装上阵。“去年在黑暗的时候,没人问我们业绩怎么样。”分享会上张昭玩笑道,“我真的幸运,本来想找一个时间,能够持久地、安安静静地把(新的)商业模式做完,但是苦于没有机会,因为资本对我们的要求要时间和利润。(没想到)突然提要求的人出了问题,我就可以安安静静的来思考了。” 台下的嘉宾媒体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乐创文娱电影IP多元联营的“飞轮模式”是张昭给出的答案。在电影产业屡屡掀起舆论风波、影视股集体大跌的背景下,乐创文娱显得波澜不惊,反而像是迎来一出柳暗花明。

 

乐创文娱这次战略分享会的主题是“照亮”,2017年也是同一个场地,乐视影业也举办了一场发布会,主题是“年轮”,这似乎预示着乐创文娱改变,从希望在电影历史中留下痕迹,变成以电影文化品牌照亮未来,更重要是宣告世人,乐创文娱此刻向光而行。

 

“我们现在不缺钱,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我们的价值呈现出来。”张昭说。分享会上乐创文娱一共公布了28个电影系列品牌项目,其中如《影》、《刺局》、《秦明·生死语者》、《爵迹2》、动画电影《狼图腾》、《神雕侠侣》等IP在2017年6月就曾对外宣布,当时一共宣布了12个IP,除了上述提到IP,还有袁和平导演的《奇门遁甲》、陈都灵主演的《推理笔记》等。

  

猫眼数据显示,2017年乐视影业完成出品发行的电影为8部,但是票房成绩有些惨淡。如《奇门遁甲》背后有袁和平与徐克坐镇,制作成本超过2.5亿,登陆2017年贺岁档,一度被视为是与冯小刚的《芳华》、陈凯歌的《妖猫传》等大片抢夺票房的种子选手,但最终票房2.99亿,豆瓣评分4.5分;蔡康永导演、小S主演的《吃吃的爱》,虽然引起了一定的话题热度,但是“康熙粉”显然不容易讨好,电影票房仅2700万左右;反而文艺片《冈仁波齐》票房破亿,给了乐视影业一点底气。

  

2017年乐视影业处在焦期,公司情况也影响了其在电影市场上的表现,2018年上半年乐创文娱处在变革期,IP蓄力,尚未在电影市场上投放作品,这次分享会也成为了乐创文娱IP项目进展的报告大会。

 

乐创文娱的“系列化”道路

 

分享会上播放了《影》与《爵迹2》两部电影的预告片,两部电影均将在今年上映,《爵迹2》已经定档暑期档7月6日,张昭提到,“《刺局》、《秦明•生死语者》都是今年要上映的电影,这两部还在后期制作过程中”。

 

而电影IP几乎全部以系列化、品牌化的模式进行开发,徐克导演的《星宠》系列,郭敬明导演的《未来未来》三部曲,《狼图腾》动画电影系列,包括《睡我上铺的兄弟》、《28岁未成年》、《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等电影均将进行系列化的开发。

  

这一方面是借鉴迪士尼模式,电影IP成为品牌媒介,品牌化后形成剧集、游戏、线下周边、实景娱乐等衍生产业链条,通过衍生再针对用户做品牌运营,继而推动电影系列化,巩固品牌。迪士尼帝国和好莱坞频出的续集电影作证了这条道路的成功。

 

另一方面,是乐创文娱在系列化电影上看见的可能。此前乐视影业出品发行了《熊出没》系列,该系列动画电影因其垂直精准的内容定位,以儿童观影带动家庭消费,成为电影市场上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电影之一,累计总票房超过20亿。这系列也一直是乐视影业的代表作之一。

 

“《熊出没》系列就是这样起来的,一年一部,我们花了5年就成为了中国第一亲子动漫,我们花了5年就让华强方特乐园成为全球排名前列的亲子乐园。”张昭说。2018年春节档《熊出没》系列投进了光线的怀抱,这或许让乐创文娱意识到了家庭系列动画电影的重要性,发力动漫领域也是趋势所致。

 

除了《熊出没》系列,此前《敢死队》系列、《小时代》系列也都让乐创文娱尝到过甜头。这或许让乐创文娱坚定了系列化、品牌化的道路。张昭解释这背后的逻辑,电影系列化、品牌逐渐放大,提高票房,联营产业、衍生产业的再次推动点电影IP,随着品牌能力越来越强,每一个衍生行业的收入也会飞速增长,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

  

那么这条道路存在风险吗?当然。如乐创文娱现在宣布的系列化、品牌化电影IP如《睡我上铺的兄弟》、《28岁未成年》本身具备的IP价值暂且不说,仅从第一部电影的票房成绩来看,并不让人有安全感,而新推出的动画IP《狼图腾》、《少年饕餮》等,并没有《熊出没》系列电影渠道长线播放的沉淀基础,想系列化形成品牌并不容易。

 

“做哪个行业都不可能没有风险,但机会远远大于风险。”张昭说,“新的时代,互联网时代,不一定是大家过去像迪士尼一样几十年打造一个米老鼠,它是一个传统媒介的时代,互联网时代品牌的传播速度和成长速度快很多。”

 

张昭的“联营思维”

 

张昭的视角是从产业联营的角度看下来的,一个IP背后是几大产业共同支撑,他举了个例子,“好莱坞现在有很多动漫都在做真人电影,比如说《花木兰》。我们也会同时打造真人电影和动漫,加速品牌培育,用好互联网营销、周边衍生共同推进这个品牌的成长速度。为什么会觉得有风险?是因为大家将打造IP这件事仅仅当成了电影行业自己的事,而不是品牌运营、行业联营的事。”

  

目前,乐创文娱的IP运营模式有很清晰的路径,以电影系列化和品牌化为核心,连接文学、游戏、视频、文旅、消费品等产业,强化IP价值。乐创文娱称之为“飞轮模式”,轮子的中心是一个电影,另一个是动漫。电影一直是乐创文娱的心脏,而动漫则是“最容易全球化的影视产品。”

 

而所谓的联营,不是娱乐消费的连接,而是以文化为基础。如电影IP与文旅产业联营,“我们默认原来的电影和旅游的合作停留在娱乐角度,建立影视基地,今天不管从国家角度还是自身角度,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可以和旅游消费升级、旅游文化价值体验相结合。”

 

乐创文娱接下来的联营IP中《东陵兽》就有很强烈的文旅基因,“我们拿到清东陵这样的文化地产项目IP,通过电影打造,把品牌做起来以后,再去和文学、游戏、视频、消费品等行业合作,乐创文娱变成了一个连接者,从1连接到4,是一个品牌连接,不是垂直性的。”

  

从电影IP系列化、品牌化到产业跨界联营,展望未来,乐创文娱的蓝图勾勒得十分美丽,就像张昭说的,“我们要干的事就是让电影之光照亮资本。”而回归现实,乐创文娱面对着新一轮融资情况和尚未追回17亿的欠款,公司估值能否再过百亿仍旧是公众最关注的点。

 

张昭很从容,“未来一定会独立的面对资本市场,是独立IPO还是什么方式,不重要,重要的是重现价值给投资人,有好回报;面对资本市场用哪种方式,还有利于上市以后的发展,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而追讨欠款“都在进行中”。

 

分享会上张昭很动情,结束时他再次给自己和团队留下了公司更名时内部信里的话,开头第一句是“让我们永远,记住我们是幸存者,幸存者不可贪图安逸”,段落结束是四个字“躬身前行”。这仿佛是乐创文娱劫后余生的状态,展望中生机勃勃,现实中姿态谦卑,而上天给“幸存者”的优势或许是,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珍惜眼下。

 


END


今日推荐